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文章归档 > 2014年六月
2014年06月30日 21:33

吕良彪:杀文强而举渝欢是民族的悲哀

吕良彪:杀文强而举渝欢是民族的悲哀



從打黑英雄到黑社會,文強一審被處死刑。依法定罪量刑,是人民法院的工作,我們理應信任與尊重法院判決。對黑惡勢力的仇恨和正義的擁護,是我們基本的價值觀,因此作為黑惡勢力代表的文強被判死刑,人民群眾特別是曾深受其害的民眾表現出的喜悅,我完全可以理解。但一審判決剛出,終審裁定尚未做出,便看到官方媒體採訪知情不知情、有關沒有關的人民群眾,都一邊倒地稱大快人心,進而以論證殺文強是黨和政府的英明,心裡總有些莫名的悲哀。

的確,文強被判死刑,“人民群眾”大快人心,也完全有理由大快人心;<......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30日 02:08

吕良彪、林晓东:走向“权利政治”——中国律师政治参与之战略分析

吕良彪、林晓东:走向“权利政治”——中国律师政治参与之战略分析


 

中国律师,是否可能超越司法程序,进入到公共政治领域,实现从纯技术的法律人向政治人的转身?这是近几年来法学界与律师界不断在讨论的问题。

肯定者的理由之一是律师政治参与在西方的成功:在美国,从制宪会议开始,律师们就一直在影响着这个国家的民主政治进程,使得法治之治与政治之治实现最完美的结合,从而缔造了一个自由与繁荣的超级大国。数字表明:美国50多位总统中有23位出身律师,国会中大半以上的议员担任过律师。不止是美国,在英国、德国、俄罗斯等西方国家的政治家中,律师出身者亦比比皆是。

肯定者理由之二是律师在专业......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9日 18:42

吕良彪:杀光所有的律师?!

吕良彪:杀光所有的律师?!
 
(他们的制度模式中,或许是不需要律师存在的。)
 
   亚文革下的中国:权力的专横与民粹的暴戾依旧,我们始终生活在“文革”阴影之中而不自知。
——题记
 
【博主按:特为多灾多难的中国律师录旧文一则。律师的多灾多难,说到底是公民权利的多灾多难——法治社会的律师,是公民权利的忠实代表、社会理性不同声音的忠实代表、以私权制约公权力的忠实代表。李庄的“认罪”,更让我感受到律师的执业权利与社会地位,是一个社会民主法治进程与人权保障......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6日 16:37

吕良彪:律师职业风险全透析

吕良彪:律师职业风险全透析
律师并无权力、金钱可倚仗,其安身立命之本乃在于人性的光芒与智慧的力量,否则必将堕落为“马仔”与“掮客”的职业。

——题记

律师作为参与私权博弈、制约公权滥用的“雇佣军”,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各种职业风险乃至职业报复:

一、法律风险

1、刑事风险:既......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5日 00:56

吕良彪:让律师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文化——在《律师文摘》创刊五周年研讨会上的演讲

吕良彪:让律师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文化——在《律师文摘》创刊五周年研讨会上的演讲

【阿呆按:新年第一期《律师文摘》历经磨难终于出版了。谨重发此文以示祝贺。】

一、《律师文摘》:仰望星空的理想主义者
  《律师文摘》选过我一篇文章,标题叫做:“杀光所有的律师?!”——取自莎士比亚的一句著名台词。但,有中国第一个讼师之称的邓析却是实实在在地被郑国的子产给杀了的。因为他当时不仅教人打官司,而且教大家如何对朝廷的命令说三道四。所以我要坐到王力成律师身边好好安慰一下王律师:知足了罢,虽然你曾经经最高检批准被以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序给逮捕了,但我们今天还......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4日 05:30

吕良彪:哪类业务更高端,诉讼,还是非诉?

吕良彪:哪类业务更高端,诉讼,还是非诉?



当下律师界,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误解、轻视、贬低乃至恐惧诉讼的情况:

一些“功成名就”的资深律师由于在诉讼领域征战日久,心生厌倦,悠游于其他生财之道,诉讼仅仅成为维护客户的职业工具;

一些长期在地方从事诉讼的优秀律师,视......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0日 18:54

吕良彪:从苏荣落马后南昌街头的鞭炮说开去

吕良彪:从苏荣落马后南昌街头的鞭炮说开去

呂良彪:“人民群眾”總“大快人心”是我們這個民族的悲哀

——从苏荣落马后南昌街头的鞭炮说开去

【阿呆按:网传苏某“落马”后南昌街头长时间鸣放,以此说明苏之贪与今上们之英明。——其实坦率地说,无论是哪个大官倒了,老百姓都会如此放鞭炮。既是官民矛盾之深,亦是人性深处某些东西“绽放”。——由此想起马英九在评论陈水扁腐败倒台时说:我们当矜哀而非自得。我曾说“杀文强而举渝欢”是一个民族的悲哀乃至病态。由此,我想到鲁迅笔下对人血馒头的论述。潐着贪污血的人血馒头,解决不了中国的贪官问......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6日 15:41

家族传承若干核心法律问题

家族传承若干核心法律问题

【按:吕良彪律师作品,转载、引用敬请注明。】

接触相当数量的民营企业家,共同的感受是缺乏安全感,近年来这种不安全感尤其强烈。(当下“严苛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所引发的社会性恐惧,亦不仅仅限于民营企业家群体。)而当下市场上所谓律师对家族传承的法律服务,往往限于家族资产理财,或是以律师专业身份及媒体带来“名气”参与保险及其他金融机构营销,家族刑事风险管理、家族基金等领域尚未形成成熟专业法律服务产品。笔者经多年研究与实践,认为家族传承法律服务系高端的综合性专业法律服务领域,必须量身定做,至少......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3日 09:37

律师:创新与坚守——在第一届中关村律师服务创新发展论坛上的演讲与答问

律师:创新与坚守——在第一届中关村律师服务创新发展论坛上的演讲与答问

律师:创新与坚守

——在第一届中关村律师服务创新发展论坛上的演讲与答问



【第一部分:演讲】

&nbsp......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3日 08:35

“窃钩”之名与“窃国”之罪

“窃钩”之名与“窃国”之罪


【阿呆按:这是薄案一审宣判前一天写的一篇文章。无论如何,薄已被清算。问题在于:薄倒台了“重庆模式”还在么,会不会在更大范围内存在呢?这是处于“亚文革”状态阴暗中的当下中国所无法回避的问题。另:今年,还会有更“牛”的司法大戏么?】

【阿呆按:B案明天就要公开宣判了。无论具体结果如何,B都将被清算。然而B案终结是否意味着薄政治生命的终结?是否意味着薄氏以“唱红”、“打黑”营造“社会性癫狂”与“社会性恐怖”的“红卫兵的完结?“审理的“空前”公开,是平衡与消解各种政治力量分歧与博弈的结果。而这,也给中国未来的政治体制改革走向提供了宝贵经验……今天我们分享......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1日 06:03

呂良彪:從許志永淪為“小偷”說開去

呂良彪:從許志永淪為“小偷”說開去

影響性訴訟:集合私權利與公權力進行博弈


----在“個案公正及其制度價值”研討會暨
2006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憲法人權專業委員會年會上的演講

[2006年12月北京]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9日 23:41

吕良彪:律师的“内功”、“外修”与“兵器”

吕良彪:律师的“内功”、“外修”与“兵器”

做律师久了,想起少年时读的金庸、古龙们,觉着这律师的职场竞争,倒与武侠小说中的江湖纷争有得一比,而律师的成长与那些勤练功夫的武林少年成长之路也有异曲同工之趣。但凡武功高手,均离不开高深的内功修为,不乏精妙的外家功夫,且多有称手之兵器相助。律师的成长亦然:但凡优秀律师,必然“内力深厚”,具备精湛的法律素养、人文修养与人格魅力;必然“功夫高强”,谙熟社会经济、权力之运行规则,具备相当的职业能量与社会影响力;必然擅长使用“兵器”,尤其是掌握高超的语言表达艺术。

<......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6日 19:34

吕良彪:“理性的妥协”才是国美最大的胜利

吕良彪:“理性的妥协”才是国美最大的胜利



【阿呆按:律师,要学会把握“理性的妥协”】处理过的不少案件,以激烈冲突开始、以双方和解结束,甚至几起重大投资纠纷还出现原告、被告、第三人共同委托我出方案,并都成为我的客户和朋友。法律、诉讼,都是利益的分配与再分配,需要实现各方利益均衡。希望正在处理的几起纠纷,也能够以各方和解方式解决。

腾讯财经2010年9月28日晚间消息 国美电器控制权争夺战结果刚刚揭晓,创始股东黄光裕 方面提出的5项动议4项未获通过,只有撤销一般授权获得通过。这意味着以陈晓为代表的管理层将继续留任。对于这一结果,9月28日晚19时30分,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吕良彪向腾讯财经独家发来文章......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5日 01:35

吕良彪:今天,致我们永不逝去的青春

吕良彪:今天,致我们永不逝去的青春


一、今天下午:人民大学法学院

主持硕士研究生课程考试(企业法律风险管理)并演讲:光明、责任、智慧——法律人成长的三个关键词。

二、去年今天:清华大学法学院

主题演讲:法律思维与青年法律人的成长

三、前年今天:北京大学

国资委国有大中型企业核心竞争力提升专题研修班授:国有企业法律战略问题

... ...

四、二十五年前的今天

那如诗如梦的青春岁月

... ...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2日 02:41

【端午懷友】陳惠忠:法治中國的忠實踐行者——評《和光同塵:法治時代的權利博弈》

【端午懷友】陳惠忠:法治中國的忠實踐行者——評《和光同塵:法治時代的權利博弈》
 

【端午懷友】這些日子常常想起深圳的陳惠忠[1] 律師。陳兄生於五二年,七八年入西南政法學院,畢業後一直在深圳做律師。陳兄嗜書,尤好陽明心學,著有文集《舊時茅店》。約兩年前,陳兄放棄俗務毅然出家,潛心向佛。本文是深圳星辰律師事務所陳惠忠大哥專門為我的第二本文集《和光同塵:法治時代的權利博弈》(方正出版社2009年6月版)所寫的一篇文章,已收入文集出版。近年來我本人對佛學心生親近,亦多有佛緣。端午節之際,重發此文向陳兄致意。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1日 02:20

吕良彪:当下中国律师面临“三大市场”

吕良彪:当下中国律师面临“三大市场”


 

一曰“所内市场”,即基于同一律师事务所所内合作而产生的市场,一般包括以下三种情形:

其一,基于律师素质、特长互补的团队分工与合作。

从律师个体特质而言:有“工匠型”律师,以技术见长,足以将法律事务做到极致;有“设计师型”律师,以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智慧见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