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文章归档 > 2010年五月
2010年05月25日 00:02

臺灣!臺灣!!臺灣!!!

[博主按:2010年五月初,臺灣大成律師事務所隆重成立,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及各地近三十家分所二百三十余名律師訪問臺灣並出席臺灣大成開業儀式。這是兩岸法律交流史上規模空間的盛事。國民黨前主席、名譽主席吳伯雄以及國民黨、民進黨兩黨秘書長以及學界、工商界領袖出席開業典禮。大成律師對臺灣進行了為期一周的參觀訪問和交流。隨後,大成部分高級合夥人出席大成香港分所的慶祝酒會。這是在台期間的一些感受。]

一、共黨壓境?!
大成臺灣開業,二百三十一名大成律師赴台參加慶典。

到場祝賀的國民黨前主席、名譽主席吳伯雄先生笑稱:大兵壓境。

大成臺灣魏律師對曰:伯老,不是大兵壓境,是我們給臺灣......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4日 18:40

中國律師:當前的形勢和我們的任務

中國律師:當前的形勢和我們的任務
中國律師:當前的形勢和我們的任務
 
[博主按:這是應“點睛政法網路學堂”邀請所作的專題講座。這是一篇命題作文,關於律師党建。但核心在於從黨建的角度著手,闡述當下的中國,律師個體成長、律師事務所群體發展以及中國律師行來整體責任擔當的相關問題。說白些,就是關於怎樣做好律師、如何辦好律師以及如何提升律師的行業價值和人生品味進行些思考,作一些努力。律師不應有“律師病”,多為社會做些積極的、建設性的事情。圖為五月十六日大成臺灣開業,國民黨前主席吳伯雄先生致辭。]

引言:當前的形勢和黨建工作對中國律師事業發展的借鑒

1、律師:《律師法》第二條規定:“本法......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4日 15:36

法官VS律师:交往就违规?!

法官VS律师:交往就违规?!
[博主按:近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台新规定:法官参加律师事务所或律师个人组织的研讨、座谈活动,将视为违规交往。就法律与律师关系,博主接受《法制日报》采访,认为法官与律师不是亲家也不是冤家,而是同为法律人的本家。法官与律师的理性与良性互动,是法官与律师为社会共同生产合格法律产品的需要甚至责任所在。不排除法官与律师交往过程中的非正常现象,但如此因噎废食,着实有违基本司法伦理和科学司法需要,也显出权力的蛮横与傲慢。文载5月20日法制日报周末版。]
《法制日报周末版》:法官与律师交往尺度如何拿捏没有可能杜绝
 
    法官和律师要恪守......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3日 17:45

呂良彪:當以娛樂之心圍觀楊金柱的精彩表演

呂良彪:當以娛樂之心圍觀楊金柱的精彩表演
這張照片攝於2007年10月中國律師行銷與管理論壇,當時經桂明和 
我推薦,楊金柱律師登臺演講,主題是博客是律師行銷的有效手段。
律壇怪俠楊金柱,無疑是中國律師界絕頂聰明的“事件行銷”踐行者,富於娛樂精神的中國式“唐吉訶德”——不僅僅自娛自樂,也讓人喜歡甚至擁護,或者頭痛甚至厭惡,在討厭或喜歡楊金柱律師的同時,也讓我們對中國律師執業的現狀反省、深思、抗爭。

事件:無論唐門事件,李莊事件,北京律師被吊銷執業證案件,或是未來的什麼事件,都是一個受人關注的公共事件。之所以成為公共事件,一是與民主法治進程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6日 19:49

呂良彪:張君的兇器之槍與文強的權力之“槍”

呂良彪:“權利反腐”與“權力反腐”
 
[博主按:這是五月一日出版發行的《中國報導》就文強案向我約的八百字稿。中國吏治,素來講究以官制官、以帝制官,草民、賤民是不是對官老爺說三道四的,否則必受懲處,甚至直至今日亦是如此。指望以權力管住權力無異於癡人說夢,以此為制度建構的基礎和起點也是不可能達到目的的,以權制權必然導致越反越腐敗。法治國家的基本要義就是依法約束和制約權力,切實保障公民權利。只有以權利制約權力,反腐敗才可能有出路。]

“黑社會”張君作惡,依仗的是“槍”——保家衛國的武器,在張君這裏成了窮兇極惡的兇器。管好兇器之槍,可以有效依靠權力,尤......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4日 10:45

呂良彪:萬人上書不是理性的表達方式

呂良彪:萬人上書不是理性的表達方式
[博主按:本文原本只是作為評論發在博文中,不想一轉眼就被勤勞細心的新浪編輯刪除了——這就是我們所面臨的現實。日前在湖北開庭,被告人突然當庭翻供,那一瞬間我被驚出一身冷汗——這一身冷汗就是我們所面臨現實的最現實寫照。奮爭最需要血性,但也需要理性、韌性。向金柱律師們的血性、向有西律師們的理性致敬。]

李莊案後,律壇怪俠楊金柱律師為中國律師執業權利與職業榮譽起而奮爭。這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一件理應得到支持與敬佩的事情。然金柱律師精神固然可嘉,但其某些方式卻難免有些過於激烈不適於律師大規模地群體性地參與,過於激烈、過於戲劇化的表現不符合律師的職業特性而被公眾所不接受,而群體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