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感謝《法人》“律界精英”的關注

感謝《法人》“律界精英”的關注

 
 
 
 
 
大成律師呂良彪

“自由、獨立、尊嚴、價值”,是呂良彪一直追求的人生價值

/本刊記者 張馳

“常懷感恩之心,常守自律之德,常備專業之能。”這是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呂良彪律師常說的一句話。《法人》記者也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聽他這樣表達過,但借這一次採訪的機會,近距離地與他過了一下招,才真正感受到其中的深刻含義。

與演講臺上思維縝密、語言犀利的呂氏風格相比,坐在對面的他柔聲細語,一股文人的氣息撲面而來,不變的是說話時的那種激情——他總是強調,做律師無論是成文還是庭辯,一定要有充滿職業理性的激情!

激情呂良彪

呂良彪的這份激情源於他那種職業的尊榮感與使命感。

某省有六名病人在同一家醫院因注射變質人免疫球蛋白至死,當時政府機關在處理這一公共醫療衛生事件時,資訊不夠公開,死者家屬權益受到極大限制。呂律師當即向負責處理此事件的兩位副省長發出《律師函》,要求公開相關資訊,妥善處理事件。《律師函》經媒體廣泛報導,引起各界關注,最終促成了事件的圓滿解決。

湖北某地公安在處理一起詐騙案件時,將案件定性為涉及國家秘密案件,並限制當事人家屬聘請律師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服務。呂律師即依法要求國家保密局對此案是否構成國家秘密進行認定,在國家保密局未及時作出認定的情況下,又以行政不作為將其告上法庭。同時,結合相關案件,召開由學者、專家及官員參加研討會,就國家保密法的修改,向全國人大、國務院法制辦提供專題意見建議。

在江南某省處理一起因國企改制引發的刑事案件時,面對強大壓力,呂律師在法庭上直指檢察機關存在的“製造、加工”證據的痕跡;在西南某省處理一起巨額破產案件時,呂律師運用規則的力量,迫使用方言主持債權人改說普通話;在西北、東北處理巨額投資爭議案件時,與政府談判時的堅決、法庭審理中的堅定、與職工溝通時的誠懇,都為事件的圓滿解決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呂良彪的這份激使源於他那種不服輸的個性。

在當法官期間,他通過了最高人民法院的考試選拔,入選首期“中國法官訪美WTO研修團”赴美學習訪問。有一次,代表團訪問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並受到隆重接待,委員會主 席柯白先生在致歡迎辭時稱自己曾任律師、教授、議員,卻為始終沒能當上法官深感遺憾。

“今天能夠一下見到這麼多如此年輕的中國法官覺得很榮幸,也有些不可思議。”柯白先生那種美國式的優越感溢於言表,緊接著以長者的口吻說:“我接待過你們國家的領導人,今天接待你們這些年輕的法官(說到法官他聳聳肩),沒有給你們配翻譯你們聽不懂是很正常的。”然後他表示,聽不懂就要勇敢地舉手提問,千萬別不懂裝懂。然後他接著說:“當年我在哈佛做教授的時候,就經常鼓勵學生要勇敢地舉手提問。”

聽到此話,呂良彪流利的英語回應說:“親愛的教授先生,我們來美國後常聽美國人引用亞里斯多德的那句名言:‘同等事物不要區別對待,不同事物也不要同等對待’,據說這構成美國人公平的價值理念和WTO的哲學基礎。我們雖然看起來年輕,但個個都是法官。我和我的同事們在沒聽清的時候,通常都是命令原告、被告或是證人重複他們陳述的內容的。所以親愛的教授先生,您得耐心點,需要的時候我會給您命令的喲。”

柯白先生頓感失言,笑著連聲道歉。

當然,呂良彪的激情並不僅限於此。作為律師,近五年來他走進北大、清華,走進市民、企業家講堂,走進央視、新浪、百度,做了上百場次的演講,出版了兩本演講錄。——出版演講錄在中國律師史上,還是第一次。他的演講主題豐富,從律師的成長、律所的發展到律師社會責任的擔當,從企業法律風險防控到投融資戰略選擇及爭端處理,從基本人權保護到社會民主法治進程。

“聽呂律師的演講,像是在烤火,烤著、烤著你身上的激情就迸發出來了!”一位剛入行的律師朋友如此評價呂良彪。

感性呂良彪

1969年,呂良彪出於革命老區江西永修,父母是老革命,但卻因歷史冤案被下放到農村,家中五個孩子,呂良彪排行老小,但家庭並不因為他小而溺愛他。常懷感恩之心,是呂良彪真實的生活感悟,在家庭這一層面,他要感謝父母、感謝哥哥、姐姐,感謝妻子、感謝女兒!

細心的人會注意到呂良彪的律師—法官—律師的職業履歷。從華東政法學院(現為華東政法大學)畢業後,呂良彪開始做一名教師,隨後下鄉鍛煉。

1992年他通過律師資格考試取得了律師資格,遂轉行成為江西華昌律師事務所的執業律師,1994年他又以全省第一名的成績通過選拔考試,邁入了法院系統的大門,完成了從律師到法官的第一次職業轉變。新世紀初,在法院已是功成的他,又一次完成了轉身,直奔北京開始了他第二次律師生涯。呂良彪將自己所取得的成績歸功於自己遇見了很多真誠、熱心而無私地幫助他的人們。呂良彪曾在他的一篇文章裏描述過他到北京後的狀況:很幸運,很多大律師都在直接地幫助他,錢衛清、劉繼、岳成、于甯、李大進------

呂良彪尤其感謝他的校友、兄長——《中國律師》原總編劉桂明先生,“沒有他高屋建瓴的指點與督促,我也不會一步步進入現階段中國律師表達與呐喊所能達到的最高端層面。”呂良彪內心始終對這一切充滿感激與敬意。

推己及人,當給青年律師作培訓時,他會善意地提醒他們:要學會去感謝身邊所有幫助過你的人!遇到自己所在的律師事務所有新律師加盟,他會盡可能地言傳身授,把自己的從業心得與感悟提出來,供他們分享。

呂良彪總是說律師是職業人士,也是一個社會的公共知識份子和專業知識分子。工作之餘,他也會在博客下,寫下自己的人生感悟和對公共事件的評述,包括對政府、對同行的批評和建議。他悼念母親的博客文章,感人至深;他與女兒交流的文字,充滿著父愛的責任與溫情;他對社會現象的獨到評述,入情入理。“這就是感性的呂良彪!”這種豐富的人格魅力,只要跟他在一起,總是可以很快強烈感受得到。

知性呂良彪

呂良彪一直宣導“有尊嚴的律師行銷”,他參與“達娃之爭”案就是一個很好的詮釋。

達娃之爭開始時,各界存在諸多迷惑,中國民族企業陷於被動。在第七屆中國律師論壇上,他發表了題為《與狼共舞,我們準備好了嗎?——中國企業跨國並購的法律風險及其防範》的專題演講,引起各界廣泛關注。在他所主持的法律風險防範與控制分論壇中,更是將達娃事件作為論壇研討、對話的重點話題,邀請相關企業家、知名教授、媒體代表以及來自全國各地的優秀律師,深入研討達娃之爭,使人們從契約精神到中國民族產業的保護與國家經濟安全的維護,從跨國公司職業化的輿論戰略與對並購規則非善意的熟練運用,到國人對中國相關產業整體發展的反思,對中國經濟在融入全球一體化過程中遭遇跨國公司強權時的心態與策略,都進行了深入的反思與討論。

鑒於呂良彪對於達娃之爭深刻的法律分析與獨到的解決問題的思路與智慧,娃哈哈職工開始關注並認可他所做的工作。最終,娃哈哈企業員工通過娃哈哈合資企業工會、職代會聘請呂良彪擔任代理人,對合資企業兩大股東間的糾紛進行調查研究,並代表職工提出解決問題的思路。

呂良彪組織律師對達娃之爭進行了深入的調查研究,在掌握大量第一手資料的基礎上,起草了《調查報告》及《法律意見書》,客觀、全面、準確地向娃哈哈合資企業職工分析了兩大股東紛爭的由來、現狀與解決方案。同時,根據中國公司訴訟的理論與實踐,設計出“股東代位訴訟”的訴訟策略,幫助中國企業徹底贏得法律上的主動。

在法國總統薩科齊訪華並主動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溝通解決達娃法律爭執之際,呂良彪針對“達娃之爭”冷靜地發表了自己的法律分析,並提出了雙方解決問題的前提條件和基本思路。他呼籲合資企業工會、職代會敦促公司兩大股東以公司利益為重,真正拿出誠意,協商解決糾紛。他同時指出了以法律和非法律方式徹底解決問題的思路。他同時建議娃哈哈企業在適當的時候上市,以徹底解決公司經營機制,加強監督制約。呂良彪的建議在各界引起強烈反響。中國政府也更加認真面對中國的國家經濟安全和政府如何支持中國民族經濟發展的重大課題。

“國企改制是一個憲政問題!”

警惕“保護國有資產”成為權力的大棒!

多贏地處理數以十億計的投融資糾紛,實務操作並理性解讀中國民族經濟與跨國資本的博弈;

直言“記者受違違法,公安、檢察抓記者違憲”,“人肉搜索”是“權利反腐”的最有效方式;

走進央視、新浪、百度,走進北大、清華,對企業家“耳提面命”;

直面律師的“職業恐懼”與社會責任,宣導“有尊嚴的律師行銷”,主張律師走向“權利政治”;

參與創新中國第一個律師事務所黨委,在司法部向全國百餘名律所支部書記深刻闡述保持先進性是律所黨建的核心;

PK美國議員到給學子、市民作啟蒙式演講;從為弱者“張目”到為“異端”辯護。

一次次的激情演講,一個個挑戰性的案件,一次次強勢的程式性辯護與激烈的法庭交鋒。

...

這是呂良彪律師近幾年來所做的一些事情。

江平先生說:“律師有三種境界:第一個境界是有高度責任心,全心全意為當事人服務;第二個境界明社會良心,為弱勢群體、為權利被踐踏的人伸張正義;第三個境界是有歷史使命感,敢於為中國的法治與憲政,挑戰權威、挑戰體制。我們不能要求所有律師都做到,但許多律師努力朝這個方向在努力,呂良彪也是其中一個,這是使我最感欣慰的。”

江平先生說:“這不僅需要良知,也需要勇氣。”

本文部分資料引自《走進中國大律師》一書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