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冰城:“全套服務”與“圈套服務”

冰城:“全套服務”與“圈套服務”

[博主按語:驚聞所謂全國十佳公訴人(女性)在法庭上控訴李莊嫖娼,錄舊文一則。重讀此文,更覺重慶方面的荒謬。李莊果真如此,哪還用得著上法庭審判,直接送去勞教也就罷了。握有公權力之人,總習慣性地拿草民做了愚民了。] 

 
   
飛機晚點,從南京飛抵哈爾濱機場已是午夜一點半了;

開車四十分鐘到城裏,再到五星級的酒店萬達索菲特。辦理入住手續時,有人往我包裏塞入一張名片卡,稱需要按摩可以撥打上面的電話。我一看門卡上未寫房間號即問前臺服務員,服務生告訴我是1723房間。

房間是套間,安頓好住下已近三點了。因為有幾個檔要做出來,約三點半的時候打電話請服務生送火柴來抽煙。一會有人敲門,問:先生剛剛是你電話嗎?我以為是送火柴的服務生到了,於是開門。不想門外站著個高個、功條、白晰、氣質堪稱優雅的美女,問:先生是需要按摩嗎?我說不需要按摩呀。她說我們可以提供全套服務的。我說我不需要全套服務呀。她說你讓我進門給您介紹介紹好不好。我說不必了。她說那我用你的電話打個給樓下的。我說那不合適。她說你是覺得價格不公道麼。我說謝謝,我沒有這個需要。——也許面對漂亮的女人,我還是忍不住講些斯文了。——關上門,開始做自己的事情。

約二十分鐘,外面又有人輕輕敲門。我開始以為聽錯了,再聽,還是輕輕敲門。我問:誰呀?答:員警,例行檢查。望出去,外頭站了兩個公安制服的男子,還有三四個便服的男子。想想,還是開了門。

六個自稱員警的人進來,其中一位出示警官證。我拿過來看看,再還給他。他讓我出示身份證,我一語不發把身份證給了他。他用手機核實了一下然後還給我。其他幾個人,客氣而好奇地四下裏尋找。

——傻瓜都看得出,先前的所謂小姐,與這幾個所謂公安的之間的某種必然聯繫,否則也就不會如此直奔我的房間單查我一個人了。——曉得公安黑,曉得東北亂,只是沒想到到了這樣的程度。

次日中午省裏領導宴請,談及此事。他們怪我昨天對公安太客氣了,要得理不饒人,跟他們好好理論理論:你例行公事,是檢查我這一間,還是每間都檢查呀?還注不注意依法行政呀。開玩笑說我是怎麼當律師的呀。

我說是省得給領導添麻煩,反正也沒其他事,不就算了吧。其實,領導見慣了講理聽話的公安,哪曉得逼急了公安可是啥都做得出來的。萬一鬧將起來,他們就叫個女的過來,就說抓到嫖娼,你說我這穿衣服不多的,能夠說得清楚麼?這些領導會相信我沒找小姐麼?即使他們會幫我擺平,但他們內心也是這樣確信我是找了小姐他們出面才擺平的。一旦擺不平或不能及時擺平,我的一世英名,也就完了。

再一回想那個所謂按摩女,皮膚不錯,氣質很好,說話莊重大方,很幹練,而且年紀應該超過三十,似乎不像是一個完全意義上的按摩女。——但,無論是職業按摩女也罷,是員警或是別的什麼人假扮的職業按摩女也罷,員警與“按摩女”之間都似乎形成了一種食物鏈這也早已不是什麼秘密。——這才是真正可能陷公眾於危險境地的不安定因素。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