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我们都是“劳动者”!——关于“剩余价值”理论之反思

我们都是“劳动者”!——关于“剩余价值”理论之反思

【五一特稿】吕良彪:我们都是“劳动者”!——关于“剩余价值”理论之反思
 
 

    我们不仅要善于砸烂一个旧世界,我们更要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在“新中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度,企业家、科学家、金融家、艺术家、工人、农民、医生、教师......都是堂堂正正的“劳动者”,值得骄傲,理应受到尊重。

    我们欣赏、尊重纤夫的劳动,我们也深知:长江航运这一社会化生产链条中,纤夫所创造的财富价值是有限的。——理性认识各种不同类型劳动的价值,科学设置财富的公平分配方式,是当下中国走出“丛林时代”需要迫切普及的常识。

——题记

 


【德沃夏克:新世界交响曲】

 

小时候看电影里,革命领袖对工人群众进行教育的经典桥段便是教工人(农民)识字,尤其是“天=工+人”,是教育工人群众(农民兄弟)天下是劳动者用双手创造的,资本家和地主老财都不干活,都是不劳而获的剥削者。——这种直观形象的说教,后来有了理论依据,便是经过中国化了的“剩余价值”理论

 

应该说,在寻求民族复兴尤其通过武力夺取政权阶段,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革命就是把他们搞下来,把我们搞上去”,“打土豪、分田地”,“宣传就是把我们说得好好的,把他们整得臭臭的”,“统一战线就是把我们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他们的支持者搞得少少的”,信仰“阶段斗争理论”、运用“剩余价值”理论等等,无论作为理想还是手段,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从“革命党”成为“执政党”之后则应及时进行,更多应当少些基于斗争意识形态的主义,多些回归常识与人性的启蒙。在“新中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度,企业家、科学家、金融家、艺术家、工人、农民、医生、教师......都是堂堂正正的“劳动者”,值得骄傲,理应受到尊重。

 

经过“建国”六十余年的艰难乃至苦难探索,我们已经深刻认识到,社会财富的生产绝非仅仅依靠底层劳动者的基础性、体力性劳动创造,而是各种资本资源、人力资源、矿产资源等的综合投入与科学管理,具体劳动实施者只是人力资源的一部分。仅仅只有劳动者、企业家、金融家、科学家等,社会化的大生产都是不可能完成的。离了资本、资源,仅仅依靠劳动者,社会化大生产也是不可能完成的。我们当下的社会生产,是各种社会资源共同参与的结果,理应看到不同社会资源的价值,理应认为各种社会资源所应当获取的回到。社会化大生产不仅离不了“以手去争”的“挣钱”,同样更需要“用贝(钱)去兼)”式的“赚钱”模式。甚至,从个体平均价值创造而言,从事相对简单劳动的底层工人的人力资源价值可能无法与企业家、工程师、金融家、艺术家、科学家等群体相提并论。而且从劳动的“不可替代性”而言,不同群体的差异显然也是显而易见的——离了某个工人,离了某个技术人员,离了某个管理人员,离了核心的企业家,对企业的影响当然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认为社会财富都是由具体干活“挣钱”的“劳动者”创造,其他资源提供者或从事更复杂劳动者都是“不劳而获”显然是有悖常理、有悖社会基本事实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显然是致力于建设“和谐”社会,而所谓中国化了的所谓“剩余价值”理论不仅与马恩原意存在差别,在相当意义上背离了中国乃至世界的社会常识与真相,人为地制造出某种“社会化失衡”乃至“社会性仇恨”。题图照片里纤夫的形象很美,我们欣赏、尊重纤夫的劳动,我们也深知:长江航运这一社会化生产链条中,纤夫所创造的财富价值是有限的。——理性认识各种不同类型劳动的价值,科学设置财富的公平分配方式,是当下中国走出“丛林时代”需要迫切普及的常识。

阿呆注:阶级斗争理论、剥削理论、唯物辩证法深刻影响着近六十余年来的中国大陆,堪称造成大陆社会乱相的理论基础——“文革”如此、“武装”红卫兵们思想的,同样如此。另,今天是德沃夏克逝世一百一十二周年纪念日,欣赏一段大师的代表作。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