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百年老店”弱爆了,让我们“共事六十年”吧!

“百年老店”弱爆了,让我们“共事六十年”吧!

吕良彪:“百年老店”弱爆了,让我们“共事六十年”吧!——兼谈“灭掉小日本”的正确姿势
 
 

不久前,大成DENTONS合伙人巴黎会议表彰了一位执业满六十年的律师!——与这相比,“百年老店”算什么?我由衷地希望能在大成再呆上六十年,能和大家再共事六十年!

律师事务所要努力提升三种影响力:民主的精神影响力;专业的品牌影响力;高端的文化影响力。——但,如果没有真诚的感情凝聚力,那些所谓影响力其实都不过是空中楼阁。

这些日子大家在日本,想必对日本乃至对中国都能够有一个不同视角的观察和感受。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们中国社会治理得也能够如同日本这般井井有条、公平有序,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食品可以放心吃,不必太过恐惧自己老了、病了没有人管,不必考虑自己或身边的人说话“过头”了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孩子上学、找工作、办事情不必事事都得“求人”......那时,我们就用不着天天靠“手撕鬼子”、“保卫钓鱼岛”、“抵制日货”(其实真正应该抵制的是“蠢货”)、“操安倍祖宗”、“攻击同胞为汉奸”之类的奇葩方式“爱国”了。“战胜”乃至“报复”日本的最好方式,绝不是时刻高唱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而是把我们中国建设、治理得更加美好。——社会深刻变革之际,我们每一个法律人的职责与使命,便是在权力的暴虐和民粹的暴戾之间,搭建起理性的防火墙。

——题记

吕良彪:“百年老店”弱爆了,让我们“共事六十年”吧!——兼谈“灭掉小日本”的正确姿势

 

我最温暖的体验之一,便是雨夜开着车载着家人回家,尤其当她们甜美地睡去、轻轻打着鼾声的时候。——那种相濡以沫,那种幸福与责任,无以言表。——从大阪到伊豆,到东京,这次日本之行我虽然一路晕车,但却体验到了那种家人般的温暖与关爱。所以,首先要谢谢我的太太一路同行,谢谢我们团队的每一个大成人和大成家人。

吕良彪:“百年老店”弱爆了,让我们“共事六十年”吧!——兼谈“灭掉小日本”的正确姿势

(当下与历史:樱花与古城)

我时常说大成要努力提升三种影响力:民主的精神影响力专业的品牌影响力高端的文化影响力。——这次出行,我更加真切地体会到如果没有真诚的感情凝聚力,那些所谓影响力其实都不过是空中楼阁。——所以,所谓业务拓展与培训,绝对不仅仅限于所谓专业技能的集中学习。这次日本之行,对于团队精神的培养、对于团队战斗力的提升,效果非常之明显。——比如,从开始的习惯性迟到,到后来集中时的一分不差。

这一路行来, 

我尤其要感谢燕青律师“大姐大式”的分享;

我特别荣幸与韩光律师结成“糖友”,不仅得到许多关于健康的宝贵经验,还学到了与美女团队合作的幸福经验——显然,韩光律师是我们这里最到位的暖男了;

姚岚、晓东,马玲几位同事“让导游的话落不下地”的机智;黄洪律师“无言的踏实”;陈晖律师生老二再次做爸爸的“低调奢华有内涵”;美丽律师时刻保持的微笑与耐心......这一切,无不让我感觉到生命的幸运与有趣;而80后雪莉的活泼与张静的沉静,都是那么可爱;至于“组织安排”的卓影与小帅哥的“东京之恋”,相信不至于让同为90后的苗苗感觉到孤单哈。

诸多感受,确实是“再多的文字都不够,再少的言语都多余”。尤其是张洪这个部门主任,萌萌这个部门秘书,不出来大家还感觉不到她们的工作是这样辛苦,她们的服务是这样到位。特别是张洪,无论是每天、每回苦口婆心的唠叨,还是精心安排前往最高裁判所的参观与合影,这些细节无不表明是何等之用心。——我太太是独生女,但她常说自己有很多“异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我想,其实我们都是这样的“后天亲人”。

 

上回去普吉岛的时候姚岚律师把老娘请上了,姚妈妈和我们在一起让我强烈感受到对于平凡人而言“所谓幸福莫过于上有老下有小,平平安安,快快乐乐”。——所以,我要感谢这次一凡同学把“虎妈妈”小庄姐姐(这可是自己去过南极、北极的美丽传奇女生!)请上了;我要感谢“王桑”的贤惠与带给张洪的幸福,这也让我有信心邀请太太加入我们这个幸福的大家庭;而每一回见到卉子、晶晶、果果这三个“大成二代”孩子,都能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她们的成长与快乐,这种美妙的感觉让我深感幸福。——而我们作为法律人,作为大成人,似乎还注定要更多一些信仰、责任与追求。

吕良彪:“百年老店”弱爆了,让我们“共事六十年”吧!——兼谈“灭掉小日本”的正确姿势
(自由在高处:“俯瞰”富士山)

 

我尤其要感谢何导的睿智与沧桑。作为八九十年代即出国办画展的佼佼者,我们到来时恰好赶上他岳父要来东京家人团聚、新买的房子要装修、甚至还可能要学习陈晖律师那般再生个孩子,可谓喜事多多哈!他身上那种真实、平凡、踏实的“小幸福感”、认同日本文明而拒不加入日本国籍的“小个性”,这一切让我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成长,更让我感受到这个时代、这个国家乃至国际大势的一个缩影。——这些日子大家在日本,想必对日本乃至对中国都能够有一个不同视角的观察和感受。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们中国社会治理得也能够如同日本这般井井有条、公平有序,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食品可以放心吃,不必太过恐惧自己老了、病了没有人管,不必考虑自己或身边的人说话“过头”了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孩子上学、找工作、办事情不必事事都得“求人”......那时,我们就用不着天天靠“手撕鬼子”、“保卫钓鱼岛”、“抵制日货”(其实真正应该抵制的是“蠢货”)、“操安倍祖宗”、“攻击同胞为汉奸”之类的奇葩方式“爱国”了。“战胜”乃至“报复”日本的最好方式,绝不应该是时刻高唱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而是把我们中国建设、治理得更加美好。——社会深刻变革之际,我们每一个法律人的职责与使命,便是在权力的暴虐和民粹的暴戾之间,搭建起理性的防火墙。

我要给旅行社发《律师函》:强烈建议他们必须限制思思导游的“出台”,思思不仅是帅哥兼暖男,更显成熟与练达——这种“社会公害”太有魅力、杀伤力太强,希望以后只能大成专享哈。——我想说的是,思思身上这种“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也是我们律师所应当具备的人生智慧。

今天驾驶员不在,我很想念他。司机师傅那种真诚、职业、敬业、谦卑的笑容想必深深印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脑海里,我们很容感受得到但很难用言语表达,我由衷希望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大成人也能够拥有这样一种气质和精神——莫非,这便是近来传说中的“工匠精神”?

吕良彪:“百年老店”弱爆了,让我们“共事六十年”吧!——兼谈“灭掉小日本”的正确姿势

(现代文明:日本最高法院)

昨夜我与一位分别三十年同学的聚会:他是高我一届的颜值极高的学霸,复旦毕业,受到过欧美、日本及中文华文明的熏陶,眼界与心胸都非常开阔。同学朋友相聚,他自觉对我最为认同。我想,这是因为我在大成,我有许多诸位这么好的同事,给了我足够的见识与信心。——不久前的大成DENTONS巴黎合伙人会上,表彰了一位从业整整六十年的律师。——做六十年律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确实不知道。我想说的是:

“百年老店”算什么?我由衷地希望能够在大成再呆上六十年,能够和大家再共事六十年!如何?

 

 吕良彪:“百年老店”弱爆了,让我们“共事六十年”吧!——兼谈“灭掉小日本”的正确姿势


(信仰:前草寺前,我的“后天亲人”们)

阿呆注:樱花盛开之际,大成公司部部分同仁赴日本学习考察兼拓展训练。本文根据临别日本之际,阿呆在行驶的大巴车上的即兴发言整理。

吕良彪:“百年老店”弱爆了,让我们“共事六十年”吧!——兼谈“灭掉小日本”的正确姿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