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教授“体面生活”的正当路径——关于“教授兼职做律师”简洁理性的答案

教授“体面生活”的正当路径——关于“教授兼职做律师”简洁理性的答案

 

吕良彪:教授“体面生活”的正当路径——关于“教授兼职做律师”简洁理性的答案

【贺卫方:多次以代理敏感案件方式参与

公共事件而绝不谋求兼职做律师的教授】


公立大学教授可以撰写文章、可以出具法律意见、可以代理公益性案件并获取应有回报,但原则上不宜直接代理商业性案件或收费过高的刑事、行政案件。

追求一个“大师辈出、学者尊严立世”的伟大时代,是我们共同的历史使命。——“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实事求是,实话实说,是对专家学者最高的礼遇与尊重。

限制公权、维护人权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教授们理应在这一领域发挥重要而令人尊重的职能作用,这也是教授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担当与专业知识分子的专业素养的正义性结合。

——题记


 

近来,关于教授兼职做律师的问题再次引发关注与争议。尤其政法大学“知名教授”、“兼职律师”洪道德先生连续提起事关“教授公德”(因聂树斌案而刑事自诉陈光武律师)和事关“教授私德”(向前女友索要相关费用的民事诉讼)的两起案件,更是引发各界“热议”。而政法大学另一位著名的“爱(五)国(毛)”副教授兼律师则一直希望占据人们眼球。——教授,作为高等学府及科研机构工作人员,无疑凝聚着社会声望、财富等社会公共资源,承担着社会公共知识分子的担当与专业知道分子的特殊才能。公益性与商业性的纠结,无疑会给教授兼职做律师带来非议。对此,笔者认为应当参照以下三条基本原则处理:

 

一、公立大学教授原则上不应兼职做律师

公职人员原则上不得兼营商业事务牟取利益,是法治社会的共识。

在中国,何为公职人员?原则上不仅应包括在国家机关从事管理、服务职能的工作人员,也包括拿国家工资的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一句话,由纳税人养活的人员原则上不应以商业收益为目的兼职做律师。从这个理念上说,公立大学里拿国家工资的教授,不应当兼任律师从事具备商业牟利性质的职业。而私立学校里不拿国家工资的教授,在“老板”同意的前提下,原则上可以兼职做律师。但鉴于私立大学教授同样享有普通律师所不具备的社会声望乃至公共资源,其执业活动或应忍受较之普遍律师更多的约束。

有种观点认为教授专业水准高,有利于律师职业水准的整体提升。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就案件裁判而言,法官(尤其是最高法院法官)、仲裁员群体的实务操作专业水准往往远远高于教授群体。显然,我们不能为追求所谓“专业水准”而牺牲法治应有之原则。另一个逻辑错误在于过度延伸此项原则,声称如果这样教授写文章赚稿费也是不正当的。显然,教授的知识产权与商业服务是两个完全不同性质、不同领域的问题。 

二、公立大学教授可兼职从事公益性(至少非过度商业性)的律师业务

典型者如北京理工大学的徐昕教授,他兼职从事律师业务主要集中于公权力明显地或是严重地违反基本程序以及权力滥用的案件,其业务范围乃在于推动中国冤狱的平反。这种限制公权、维护人权的事务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教授们理应在这一领域发挥重要而令人尊重的职能作用,这也是教授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担当与专业知识分子的专业素养的正义性结合。——对此,可考虑由政府购买教授兼职律师的公共服务,包括为指定为可能判处死刑的被告人提供辩护。

 

在执业过程中,笔者深感专家教授专业意见对于律师从事业务乃至法院裁判的巨大价值以及理应得到的商业回报,但在非为制止权力违法的情况下,公立大学教授直接从事商业利益争夺性案件的代理或收费过高的民商事代理甚至刑事辩护,既有损教授应有之体面,也往往过度消费了教授身上所凝聚的社会公共资源(社会声望、学生资源、公共刊物等)以牟求一己之私利。 

三、中国教授“体面生活”的正当路径

作为社会高端人群,教授理应享有体面的生活,这是一个正常社会应有的社会分配原则。当下中国的教授往往没有得到(甚至远远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既与中国相当多数教授过多过滥(典型者如中国学者论文产量奇高而质量普遍垃圾)相关,也与当下中国宏观分配体系的不公平、欠科学乃至知识产权不受尊重与保护密切相关(不服气者可参照民国时期写文章的鲁迅和做教授的陈独秀的收入)。——追求一个“大师辈出、学者尊严立世”的伟大时代,是我们共同的历史使命。

 

笔者深刻理解当下中国教授们的无奈与憋屈,但与律师相比,教授作为“体制内人士”在有保障的工资性收入之外,还享有着律师所不具备的职业尊荣、社会地位、单位福利(如相对低廉得多的价格买房)、职业保障等非货币性收入。——说白了,觉得律师好或是不想做教授了不妨辞职出来“干干净净”做律师(典型者如周泽律师、葛锦标律师、浦志强律师、韩德云律师等辞去各自学校的教职专职做律师);一边要享受着“体制”与“教授”的“待遇”,一边又不可避免地“利用教授之便”兼职做律师谋利,多少总脱不了某种“有辱斯文”之嫌吧。——“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实事求是,实话实说,是对专家学者最高的礼遇与尊重”。

另:同理,笔者对于律师在自己兼任仲裁员的仲裁委员会代理案件深感不可接受;笔者对于某个仲裁委员会是否独立、公正的判断标准之一,便是是否允许仲裁员在本仲裁委员会代理案件。 

飞机上时太太问我:为什么那些私立学校的老师可以在外办班、做家教而我们学校的老师却不可以?这太不公平了!回答她说:你们学校老师是拿国家工资的,是纳税人养活的,所以不能干私活。私立学校的老师不是拿国家工资的,所以只要“老板”没意见他们就可以自己办班呀。遂草就此文。太太批评我“一棍子打翻一船人”会伤害到老师们的感情。而我的原则则始终是“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实事求是,实话实说,是对专家学者最高的礼遇与尊重”。

——阿呆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