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法律人如此有态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文章,电台却偏偏不让播

法律人如此有态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文章,电台却偏偏不让播


法律人如此有态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文章,电台却偏偏不让播

 

斯伟江:做公民的代价

——在提升上层和抬高底层之间
(在港大公益青年培训的讲稿)


一、什么都在改变!


如果说,我们生活的年代,是相对平稳的年代,和我们的父辈不同:我们的父辈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拿我的父亲来说,也参与了土地改革、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包产到户,到后来农村工业化。而我,从小读书,考大学,工作,国家公务员变为自由职业,一切都算平稳。而你们,现在大部分人也只完成了考大学,和刚毕业工作的几年,一切都很迷茫,但世界已经改变太多,社会上的不公平和贪污,普遍增多,以前或许有不公平,但没有如此清晰,繁多地呈现在你面前。因为有网络,世界已经变平了。你一眼望去,心里想什么,就看到什么!娱乐的,看到满眼的游戏和八卦;爱情的,满眼美女和小清新;而慈悲的,满眼的众生皆苦;在权力顶层的,重要的是权力,死几个蚁民算什么?


有不同的人说:有的说,中国的改变,在改变顶层,要搞顶层设计;有的说,中国的改变,在创建公民社会,抬高民众水位;也有的说,要变成一个橄榄型的社会,做大中产。这上面的路径,哪个如果能做出,都会导致中国的巨大改变。但是,对于你们来说,就要选择最难的一条路,就是第二条。不是说公民社会不重要,其实,在中国这样的一个巨大的国度,要整体抬高民众素质,对于你们来说,目前是一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出生在农村,现在农村的状况,很清楚,靠一二个点,去农村宣传公民意识,最终必定是会被耻笑。大部分农村忙于生计,孩子的教学,剩下的时间,在赌博或者其他。目前而言,这个是一个太高的目标,农民是要靠以后的城市带动,通过制度,让他们得到民主法治的好处,他们才会熟悉规则,当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目光要始终关注农村。

但你的脚,目前应该立足城市,努力做一个有关怀的精英,既能自己提高这个顶层,也能之后有能力提高这水位。意味着,你有坚定卓绝的信念,有一定水准的专业知识,有国际视野,能和人相处,提高这个社会的顶层。龚自珍的三世论中:治世、衰世,乱世,三世都看人才:
吾闻深于《春秋》者,其论史也,曰:书契以降,世有三等,三等之世,皆观其才。才之差,治世为一等,乱世为一等,衰世别为一等。衰世者,文类治世,名类治世,声音笑貌类治世……才者自度将见戮,则蚤夜号以求治,求治而不得,冲曝者则蚤夜号以求乱。……然而起视其世,乱亦竟不远矣。……探世变也,圣之至也。(《乙丙之际著议第九》)

三世都看人才,诸位都应该知道,其实,人和人之间的智力差距,并不大。曾国藩说,关键是要立志,立志可以改变人,读书也增益人。英国奇切斯特前主教G·莱布霍兹在评价牺牲在德国纳粹监狱里,自愿留在德国宣传反纳粹的DIETRICH BONHOEFFER时,说了一句,让我非常震惊的话:
“现代社会的未来,更依赖于少数被上帝的灵所感动者的文静的英雄主义。这极少数人,将因上帝的鼓舞感到快乐,并时刻准备维护人的尊严和真正的自由,遵守上帝的律法,即使殉难也在所不辞。”

虽然中华文明的主流并不是基督教,但你想想历史上的方孝孺,想想孟子的舍身取义,孔子的成仁。其实,中华文明得以保全和继承下来,是由一系列的方孝孺、黄宗羲,文天祥、林昭这样的人,他们不管信仰什么,都是文静的英雄主义,都因为人的尊严和真正的自由,自己提升了这个国度的精神高度,试想,如果这个国度,其历史,都是一群凶残嗜杀的征服者,那么,谁来统治这个国家,有什么差别吗?

二、信仰是最重要的!


如果没有信仰,认为,只要活得好好的,是最重要的,追究肉体和世俗的快乐,是至高无上的。尽管,我不是苦行僧,我也喜欢并享受世俗的快乐,但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有比这跟快乐,更重要的,就是你的信仰。

不管你信仰儒家,你要入世追求仁者爱人,舍身取义,否则,你不是一个儒家的信仰徒,美国汉学家批评儒家在秦以后的困境就是,他们依附在统治者身上,光是谏言,但缺乏依靠,一旦统治者不喜欢他们了,他们就如同弃妇一样,哀哀叹息,投江自杀或者沉湎于酒色,前者如屈原,后者如李白。他们没有如英国议会制度之后,知识人、公民,背靠社会公众,有坚实的基础,来对抗王权,最终达到自治。

因此,新儒家,不能如秋风一样,还是指望走老路,致君尧舜上,老是指望皇上新政,这其实是小人儒,真正的新儒家,应该是以孔孟的舍身取义的精神,背靠民众,来争取民众的权益,这才是有儒家信仰的。

如果你信仰佛教,那么请你普度众生,要修菩萨乘,而不是自了的阿罗汉,要如太虚禅师的人阁佛教,如印光法师的入世论,不要以为戴个佛珠,拜下菩萨就是佛教,佛教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信仰,一样可以来为争取人的尊严和自由努力。

 

如果你信基督教,就是要做光,照亮这个国度,要做盐,不要再让这个国家腐败下去。如保罗所说,“我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我凡事给你们作榜样,叫你们应当这样劳苦,扶助软弱的人,又当几年主耶稣的话,施比受更为有福”。(《使徒行传20》)。


应该有所信仰,包括如爱因斯坦一样,信仰宇宙中冥冥有一个非人格的神,儒家的上天,上帝,我可以说,你很难顶得住残酷的打击。民主、自由不是信仰,只是一种价值,很难说是超越的,只是信仰带来的东西。

如果你追求世俗的快乐,统治者很快可以剥夺你的一切,如果你信仰的是他们拿不走的东西,那么,即使你在牢里,他们也无法剥夺你的信仰。
有了信仰,你才会有关心身边同胞的动力。

三、专业是重要的,诀定了你走得多远!


一个人光有热情,没有专业,他很可能是一个讨厌的人,也可能是一个无用的人,也可能会好心干坏事,被人利用。如同一个没有医学知识的人,他非常热情要给人做手术,结果可想而知。

诸位有学法律的,也有学其他的。专业的重要性,在某种程度上,只次于信仰。你学法律的,给人出一个主意,如果不专业会害死人。大家都知道天平,天平是不能差之毫厘的,否则,天平就会倾斜,意味着你的专业要非常细致。举一个例子,以李天福、真功夫的案子,取证就非常重要。以刘萍,郭泉案为例,看卷、辩护词的准备也很重要。我认为商业性的案子中去学习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用在公益上,是比较好的途径,因为,商业是由客户看着的,他们会监督你的工作,而公益的案子,往往因为是免费的,客户对你的要求就会下降,你也会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而且,公益的案子中,有时,似乎显得勇气更重要,其实,对于你的对手而已,网民的欢呼,未必是你赢得尊重的因素,很多体制内的人,还是会公平地看待你的专业能力。

这点上,是没有止境的,我的刑事专业水平,目前还在提高中,但只要努力,认真,学习别人的长处,一定是能再提高的。

如果说,信仰是让你有勇气走对的路,那么专业是能诀定你走多远。有了专业,你才有关心同胞的能力!

四、一些具体的建议

【非暴力】一般来说,反对暴力,因为暴力无法造就一个公民,或者公民组织(特殊情况,就不说了)。以前外地人嘲笑上海人,只说不练,其实,这本身是一种相对文明的表现,如果,吵架改为论理,可能就是议会的做派了。当然,非暴力,肯定也不包括下毒。

【宽容异己】可以各自独立,少些冷嘲热讽,即便批评,也以成全人的方式进行。

【建设】破坏容易,但建设往往会囿于资源和环境,因此,当你批判某一现象时,要看到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

【不论断】世人容易诛心,譬如爱出名,想当宋江。我们不是神仙,莫如只论断你看得到的行为,而不是看不到的内心。论断会让你失去很多朋友,树立很多敌人。

【莫功利】人类往往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很多事情,中国古代讲天意,对未知的世界有所保留和敬畏。付出不一定现世有回报,不然,49年之后回国或者留在国内的人,往往死不瞑目。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独立】坚守自己所信的,很重要.但有时要不偏执,这中间的度,就是要通过自己的信仰,不停地反省。也需要自己的朋友,不停地砥砺

【理性】理性就是,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思维去辩论,去寻找,去发现,而不要被感情冲昏头脑。很多事情,看上去很美,譬如,实质平等,均贫富,共同富裕,但,事实上,这已经被我们社会实践所证实,这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真理:爱】人活在世上,孔子说,是成仁,仁者爱人。朝闻道,夕死可矣。孔子的道,是爱人。而基督教的道,也是信,望,爱。保罗说,最重要的是爱。我们中,是母爱的滋养,在这社生在这世上,是爱的结晶,在父母褪裸中,老师之爱,朋友的爱,两性的爱.爱这一切,我认为都离不开。

【民主、自由的规则】不能在学生组织中去践行,倡导那种暗箱操作的文化,别人要去,你可以不参与,你参与,你就要有你自己的原则。毒树之果,只会害了你自己。

【修养】这点上,我自己做得很不足,有时一生气就会说一些过头话,给大家做一个反面教材。中国文化有其独特的地方。中国的文化,是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个和前面讲的德性有重合,也有区别。耶稣的弟子中,保罗原来是法力赛人,有文化,但不宽容异己,但后来被耶稣选中之后,他起到的作用非常独特,我现很喜欢看保罗书信。区别之处在,很多人,没文化但非常有道德。个人践行,也有一定传播力,但有文化,可以更好地传播,影响他人。

【义理考据辞章】学法律的人,必须学好写作。因为,文字表达比口头表达更重要。判决书是以文字写的,文字写的东西,既长久又方便法官反复阅读。我在美法学院听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两位法官谈过,他们认为律师书面表达的东西,占他们考虑的比重90%以上(我后来想,这是知识产权法官,如果是刑事法官,口头的就重要,因为要打动陪审团)。——中文有中文的规律。桐城派的义理,考据,辞章,我认为仍是有用的。义理讲的是见识,一个案子,你文笔再好,观点是错的,法官也不会认可。考据,一个观点,无论多吸引人,如果没有论证,这样的辩护词、判诀书,不会被接受,因为不讲理。一个观点、论证,都很好,但文字非常难懂,你几乎就表达不清晰,不正确,也会影响别人的判断,孔子说,言之无文,行之不远。


【体制内外】体制内靠坚守和独立,以及一定的圆通;体制外,戒偏激和骄傲。现在毕竟对手不是你死我活,如同我们对政府的批评,更多的是希望是一种成全。如同净友,批评只是手段,目的是希望他能进步,也希望大众能看到问题症结所在。语言行动中不要带有戾气,不要居高临下,也没必要弯下膝盖。你们可以批评,但要注意辨别哪些确实是政府的问题,那些还掺杂了人性的问题,哪些又是不能承担之重,同情的了解之后,才会有肯綮的批评。我推荐你们看下尼布尔的《人的本性和命运》,多看历史书,拓展理性,又不失感性。不要做冷冰冰的法力赛人,要知道仁者爱人,有时需要以德报怨,有时,有需要以直报怨。有时你需要菩萨心肠,你想,体制内的高官和体制外的巨富,不受节制的权力和巨大的财富,都是毒药,身在其中,极容易收到腐蚀,你想变革体制,实际上也是拯救他们。但是,他们如同身上真气紊乱的任我行一样,他武功在手,以为是他可怜你,你如说我可怜你,他会哈哈大笑。你说谁可怜?

五,准备好雨具,锻炼好身体和精神,我们要穿越历史的三峡了!


中国已经具备了转型所需要的绝大多数条件,如民众的启蒙,如政府官员的腐败和不得民心,经济增速的减缓,领导人之间的路径差异。启蒙主要是网络,微博,微信,腐败主要是制度缺乏监督,用鱼叉反腐败。


基于我《中国十年展望:上、中》的判断,这十年,将是中国转型启动的时间,不管愿不愿意,这个帷幕必将被拉开。理想的路径,如佛朗西斯福山所说:1、说服大家政治改革是必须的;2、再建立支持者的联盟,以战胜旧制度中的既得利益者的抵抗;3、最后让大家接受新的行为准则,通常,正式制度需要新文化的补充,例如独立的新闻界和公民社会,以支撑民主制度的运行(《政治制度的起源》佛朗西斯福山P469-470)。

这个说服大家,只能说是社会上的多数人,不可能是所有人。亨廷顿在其名著《变化时代的政治秩序》书中的核心观点:政治发展有其独特的逻辑,一旦经济和社会的现代化超越政治发展,政治衰败就难以避免。当然,他的另外一个观点是,政治秩序,要优先于民主。这个恐怕也是我们目前执政者的想法。问题是,执政者有没有路线图,如孙中山的军政、训政,宪政。都有具体时间表。现在有没有政治衰败? 如福山说的政治衰败往往是两个大的问题,制度僵化和家族制(福山)。而且这两者往往是孪生姐妹。

【家族政治】
以前新闻爆出,副县长接自己父亲的班,邓家的唯一的孙子也入仕等等,这不是唯一的现象。譬如在晚清,有两套体制,一套是满清贵族,可以不通过考试而当官,另外一套就是汉人,必须通过考试,后来是通过军功等当官。科举制度给朝廷一个门槛,这个门槛是硬的。鲁迅的祖父就是因为客场作弊定罪,家道中落的。


我们目前的官员提拔机制,是没有硬考试的。所以,最后就会变家族政治,这个家族政治,当然包括门生故旧,可能最后连满清都不如。转型是异常残酷的,尤其对我们这样一个大国,绝对不可能出现蒋经国这样的在被动情况下,顺应历史潮流做选择的领导人。——你谁备越充分,你越容易接受。毛泽东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没错,转型也是一场革命,因为牵涉到既得利益集团的巨大利益,哪有那么容易?


【战争阴云】
在我们这个国家,还要有对外战争的心理准备,对外战争的后果是,对内整肃。其实十八界三中全会,我并不是很关心,因为,说得最漂亮,关键看具体的制度推进。自从中国出了一个防空识别区(ADIZ)之后,我是非常担心的。对内,对社会的整肃已经开始,对外的强势,而且,是没有后着的强势,才是令人担心。因为,对内打压,暂时无人挑战,对外杨威,别人未必买账,结果ADIZ出来才3天,美国的B52就飞过来,一点办法都没有。

 

美国作为日本的保护人,其副总统拜登来中国、日本、韩国调停。从纽约时报的报道,至少中国在口头上并没有示弱。但我相信,这之后,估计也不会有进一步的动作。但,韩国也扩大其防空识别区。美国表态表示不认可中国的ADIZ。比较担忧的是,这种ADIZ之后的思维,这是一种在外交上试图“有所作为”的心理。已经走出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的政策。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确实有些鲁莽。经济学人杂志称之为“Teengaetestosterone”,青春期骚动,而且认为是误算。


作为新上来的大国领导人,奥巴马从第一届的OBAMA CARE到现在,一直在内政上,几乎少有作为,目前更是焦头烂额。他是一个缺乏政治治理履历的人,由于出色的口才,被选为总统,美国在小布什的8年,打了两场热战,浪费了大量的金钱和青年,在奥巴马的8年,内政上在折腾这理想主义的全民医保,这个国家确实在折腾。但即便美国似乎在衰落,也是一个很长的过程,目前骆驼都还没瘦多少呢。

但美国是否在衰落,尚待考量,以前中国古人说,尽其人才,则敌国亡。中国有多少人才在美国啊!而这边,似乎前十年不折腾,曹随箫规,而,新上来的显然是雄心勃勃,一上来要有所作为,在内清网,抓人。在国内显然没有直接对手,因此,虽然遭受批评,但是,民众的反应和回应都会是缓慢的,这是正常的。但在国外,如ADIZ,羞辱和反击是非常直接的,因为,实力是行动的后盾。


基于这种外交上有所作为的思维,在ADIZ上擦枪走火,不是没有可能,一旦发生这种擦枪走火,可能会葬送中国这三十多年的和平红利,打胜了,对内集权会成功,打败了,会导致军管等紧急状态,当然也可能会社会动荡,大转型或提前开始。

记得有学者说,中国晚清和民国时,两次现代化,都是被日本所打断,其实,晚清,更多的是被自己打断。明年又是甲午年,历史会惊人的重演吗?作为国民,一定是要坚诀反对这种虚幻的民族主义,以及民族主义背后的极权意识!国家的主体是国民,国民的福扯才是第一位的,打仗,花费的是民脂民膏,流血,流的是百姓子弟的血,要反对任何形式的主动挑起战争!

六,追求好你的梦想,准备好你的付出!


如果说有中国梦的话,你们的梦想,是去自由追求你自己的所爱,发挥上天赋予你的灵性,父母给你的身体,社会给予你的教养,登山的乐趣在登山中,而不是仅仅是最终登顶与否!


社会将也不再以成功与否来判断人,而是看你的所践行的是善是恶。无论你的父母是什么阶层,都不会影响你的攀登;你的民族、信仰是什么,都不会受到歧视;一个人人机会均等、又有一定底线保障的社会,是每一个人做中国梦的坚实基础,而不是在空中造楼阁,在沙上建大厦。现在,我们的社会是否提供给了我们每一个人这样的平台?没有这样的平台,我们需要自己的努力,去建设这样的平台。


曾国藩说,很多事情的成功,三分人事,七分天命。这七分天命,是要靠你这三分人事去争取,做门徒的代价,不菲,做公民的代价也一样,人的尊严和自由是靠自己来争取的,赐予的尊严和自由,可以随时收回。许、刘等践行自己做公民的理想,并为之付出,确实是新国民的典范。


珍惜你的梦想,追求你的梦想,准备好你的付出,让我们一起穿越三峡,为这个国家祈祷,也会注定会掉落在激流中的同志祈祷,他们不会沉下去的,他们一定会升起来。他们必定会荣耀自己所信仰的,也会为这个国家的民众所纪念!


法律人如此有态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文章,电台却偏偏不让播


【阿呆注:从“权力政治”迈向“权利政治”】伟江此篇宏文震聋发聩,堪称法律人难得的有深度、有广度、有力度兼之有温度的文字。伟江文意,与阿呆素来所主张的中国律师乃至中国知识分子当秉持“活在当下”与“向死而生”的立场高度一致。——中国律师,当彻底摒弃那种“货与帝王家”的“招安式”政治梦想,转而以自身的执业行为普及社会常识,同时以民权代言人的姿态登上历史舞台,推动社会的启蒙与进步,集合个体的、分散的、弱小的公民意志形成相对集中的、强大的“公众意志”,利用规则的力量相对有效地维护公民权利、限制公共权力。社会的转型需要普及社会常识与科学常识式的启蒙,需要公布历史史料、如实报道当下事件的真相,需要经过充分的博弈达成和解与共识。



法律人如此有态度有深度有温度的文章,电台却偏偏不让播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