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奇文共赏】阿Q新传——从精神上的胜利法到精神上的Z家人

【奇文共赏】阿Q新传——从精神上的胜利法到精神上的Z家人

【奇文共赏】阿Q新传——从精神上的胜利法到精神上的Z家人

 

网络文章,作者不详

本文为杜撰,仅供饭后谈资

 

1. 赵太爷威武


前些日子适逢反龟田家、汉斯家胜利70周年,赵家在庄园门口举行了检阅家丁的仪式,众长工都忙自己的,只有账房先生和阿Q在看。阿Q看到赵家的家丁新装备的弓弩和朴刀,阿Q兴奋连连, 高兴的逢人就说:太好了!!看到家丁们这么强壮肯定能够暴打张家、李家、王家了!

 

可惜赵太爷不喜欢在外惹事,只是天天骂张家李家是大坏蛋,大流氓,家里丑事多。阿Q对外人解释道:赵太爷腹黑,这是在下一盘大棋。我们赵家在鲁镇正在崛起!将来张家李家通通都要向赵家跪下!

 

阿Q某天没拿到工资去找赵家管家讨要,刚进门就被家丁们一通暴打,钱没拿到不说还一身伤。别人说赵家的不是,阿Q挣扎着爬起来说:不是赵家的错,是张家、李家的阴谋。

 

同为包身工的小D不愿再给赵家干活了,阿Q忙劝道:“赵家现在这样也是有苦衷滴!那是因为有外患!咱们可不能上当,给赵家闹,便宜了李家王家!“

 

小D不以为然的一笑,问:“那我问你,干掉李家,然后呢?”

 

“然后继续灭掉张家!”

 

“再然后呢?”

 

“然后灭掉鲁镇上所有不听我们话的!让我们君临鲁镇!”

 

“然后呢?你在赵家干活就能有尊严了?你见到管家就不用跪了?!你讨要工资就不会被家丁打了?!你求账房办事就不需要送红包了?!其他家的人招你惹你了?非要把人家也变成赵家人!”

 

小D接着道:“老子告诉你,你就是再拉一千人一万人和你一起挨板子,你的屁股还是一样痛!”

 

包身工们在烈日下干活,赵太爷路过随手丢了一小瓶用过的风油精给他们,阿Q感激涕零:大家看,赵太爷是是多么的好啊,时不时想着咱们,就是管家太坏了!

 

另外一人嘀咕道:”但我听说李家的工人这个时候都不干活啊……“

 

阿Q大怒:“你是喜欢李家,门没有上锁,你滚到李家去啊!”

 

周管家在赵家争权失败,赵太爷当众宣布:因周管家贪污,罢免其管家之位。

 

阿Q带头欢呼:威武!支持!赵家有希望了!!

 

 

长工老刘向赵太爷请愿,希望工人有公平的权利,被家丁拖到无人之处,活活打死。阿Q知道后,轻蔑的来句:“活该!就是该被打死!螳臂挡车之徒!哼!”

 

某长工稍微读过一点书,给长工们说其实他们能够生活得更好的,赵家很多事情不厚道,阿Q非常有觉悟,当即跳出怒喝:“你个臭公知!!天天说赵家坏话,就是见不得赵家好!!你肯定拿了张家钱的!!

 

“对了,我记得你某年某月某日在鲁镇某个妓院里嫖过娼!!大家都必须朝他吐口水!!!”

 

 

第二天,赵太爷宣布该长工长期造谣,决定把他赶出赵家,阿Q表示此举大快人心。同时说阿Q向广大长工们说鲁镇的人们纷纷称赵家太爷英明盖世,赵家称霸之势不可阻挡,张家、李家都吓尿了。而且赵家在鲁镇广结善缘,连鲁镇的带鱼养殖户都对赵家人竖起大拇指!

 

某天,鲁镇的一个乞丐路过赵家,管家从工人工资里拿了5个铜板打发了他,有的工人不理解,阿Q说:“将来和张家、李家开战,这个乞丐可以帮忙助拳,多一个盟友就多一份胜算。”

 

“可是这个乞丐长期营养不良,而且是自己败家,战斗力只有5啊,况且这些乞丐只会要钱不会帮忙打架的……而张家、李家的盟友都是大户,平时不怎么,一干架都成群结队的啊……”

 

阿Q指着对方鼻子:“你这是在涨张家李家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你是李家狗!”

 

 

 

2. 赵太爷的队伍

 

赵家账房叶先生和赵太爷有亲戚关系。他在账上做手脚搞了小金库闷声发财,然后把自己老婆儿子悄悄送到了李家。同时,闲暇时在《赵家日报》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并时不时读给雇工们听:《只有赵家才能振兴赵家院》、《论李家必定衰落的十大理由》、《掷地有声!赵太爷对fubai零容忍!》、《从周管家被罢看赵家的反fu决心》、《坚决反对家丁非赵家化》等等,让阿Q等佩服得五体投地。

 

某月,叶先生突然失踪,有的长工说在李家院看到过他,阿Q说:“不管怎样,他总是心怀赤子之心,骨子里是爱赵家院的。”

 

周管家被罢免,阿Q在干活时说:“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果然不是好东西。”

 

一人说道:“我记得你在他被罢免前还说他敢作敢为,雷厉风行啊……”

 

阿Q脸涨得通红:”胡说!谁说过!你这是造谣!本人对fubai分子向来是咬牙切齿的。“

 

“周管家的前任徐管家也是因为fubai被罢,前前任还是因为fubai被罢……怎么一当上管家的都要fubai啊。”另一人说道。

 

阿Q警惕的看了那人一眼:”你看小赵太爷上任之后大力打击,管家们都收敛了不少了!赵家院有赵家院独特的院情,不能学鲁镇其他家族!“

 

“好像李家,王家的家规不错,管家不敢贪啊。”

 

“你TM臭公知!是赵家院的院奸!”平时在家丁面前唯唯诺诺的阿Q似乎一下子变了一个人,冲那人挥起了拳头!

 

 

 

晚上,工人们干活结束,个个都筋疲力尽,挤在简陋的草棚们要么蒙头大睡,要么抽烟喝酒拉拉家常。只有阿Q还在挑灯对着地图研究:如何打破李家的封锁,怎么实施让赵家一举称霸的战略,如果和张家、王家、李家开战,该如何分化瓦解对方的同盟,赵家家丁新装备的古锭刀性能如何……正兴奋的时候一个头上挨了一记毛栗子,只见房东站在阿Q面前:欠老子的草棚床位费几个月了?!什么时候才能补齐!

 

工作休息时,阿Q拿了条凳子在人群中央指点江山,慷慨激昂:打张家,我捐一个月工钱!打王家,我捐两个月工钱!打李家,我捐一条命!总之要和李家人拼到——话还没说完,屁股上挨了一脚,只见一家丁骂道:不懂事是不是?!凳子给老子让出来!

 

阿Q连忙陪着笑脸站到一旁:您请您请……

 

 

3. 我爱赵家


出于对张家的仇恨,阿Q发起了抵制张家货行动,某工人的衣服在张家开的裁缝铺补的,阿Q知道了一把冲上去:“为啥用张家的?!赵家不好吗?!!你个院奸!!脱!!”阿Q不由分说把衣服扒下,一把撕掉:“谁买张家货就是支持张家!!我们赵家只要三个月不用张家货,张家就要解雇一半的工人!一年不用张家货张家就要破产!!”

 

“阿Q,你看那儿也有个在用张家货的。”

 

“谁?!!哪个龟儿子院奸!!老子打死他!”阿Q怒发冲冠。

 

只见赵家小少爷拿着一块雪糕兴冲冲走进门,糖纸上几个醒目的大字:张家雪糕。

 

阿Q认为要打败张家、李家,统一思想很重要,因此,天天义务给赵家雇工们讲:“我们赵家院一天天在兴旺!我听教书先生说,我们赵家院的复兴指数已经高达……62.5%!而张家李家,家里矛盾重重,人人都生活中水深火热之中!衰落之势不可避免!事实证明,我们赵家的家规家法是完美无缺滴!!代表了真理!”

 

这时有人小声嘀咕道:”那账房先生和管家们怎么都把老婆娃娃往李家送啊……“

 

阿Q郑重其事的解释道:”这是李家的阴谋。而且这些人是混进赵家的,只占少数!!大多数管家和先生都是好的!“

 

“可是赵太爷的小女儿也在李家书斋念书啊。”

 

“你是院奸!!”

 

虽然阿Q天天说得口干舌燥,但工人们对他的理论都半信半疑,甚至有人和他唱对台戏,有一次,谈起昔日被赵家开除的那个长工,其他工人说他因祸得福,虽然被赵家开除了,但在王家日子过得不错,还自己开了家小店铺,当了老板,还读了些书,准备考大学。

 

阿Q在一旁鼻子一晒:“这家伙,不爱赵家院!没有赵家院,他啥都不是!鄙视他!”

 

“人家将来是有学问的人,比我们有学问多了。”

 

“有学问又怎么了?!我没啥学问,没他懂得多,我不会做生意,但是我爱赵家院啊!”阿Q挺起胸膛,仿佛他才是赵家院的主人一般。

 

 

 

4. 向未庄接轨

 

赵家财政紧张,于是宣布工人每个人每天交纳的伙食费从1吊钱涨到2吊钱,工人们怨声载道。阿Q急忙站出来:“大家不要抱怨了!根据我的消息,我们赵家交纳的伙食费在整个未庄是算低的,这是在逐步向未庄水平接轨!!”

 

“那管家账房那些人呢?!他们交多少?都是给赵家干活的,他们交的数额我们也应该晓得嘛!”有工人喊道。

 

“管家他们现在也交这么多……”阿Q连忙敷衍道。

 

“你咋个晓得的?你是管家吗?管家会给你说吗?”工人不依不饶的问道。另外一个读过点书的想了想,说:“干脆管家都向大家公开自己财产收入,账房的账也要公示,要写明收入支出的细节。不是说要和未庄水平接轨吗?未庄现在大多数家族管家上任前都要公布自己的财产,而且平民们都可以细查的。”

 

阿Q急忙摆手道:“不行不行!!管家公示财产不符合赵家院的院情!你这是存心把赵家院搞乱!!”

 

伙食费缴费标准提高了,菜的分量反而少了,吃饭时时不时都有人要骂两句,阿Q耐心劝解:“这说明我们赵家准备和李家开战了!”

 

“开战?没看出来呢……前天老沈去和王家有争议的鱼塘钓鱼,结果被王家人抓去打了一顿,鼻青脸肿的放回来……也只听到大太爷在院门口远远指着王家骂了一通,哪儿像要打的样子嘛。”有人不以为然。

 

听了这些话,阿Q面露神秘微笑:“老弟,赵家其实在……”

 

“在下一盘大棋是不是嘛……你都说过N次了。赵家家丁弱吗?赵家没钱吗?赵家到底在怕啥啊?”

 

阿Q拿出小本子,念着某管家教他的(管家说阿Q应该提高理论水平,所以给他做了培训,所以阿Q会识字写字了):“哈哈,老弟,你上了赵家的当了!”

 

 

5. 阿Q的理论课


经过培训,阿Q理论水平果然提升了一个档次:“咱们赵家的外交,那才是狡猾交换滴。平时在未庄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那几大家族都被我们骗了!”阿Q背起手,口若悬河:“他们李家、张家一天天衰落,我们赵家在未庄的地位那是一天比一天高。就从我们赵家言而有信的作风说,说援助哪家一千贯那就是无偿援助一千贯。在对待强弱、大小的不同家族的平等态度,不管你多小,只要声明那个鱼塘属于赵家,一律送钱,在整个未庄上赢得良好的声誉。长此下去,李家、张家的地位肯定会受到挑战,最终被我们取代!所以他们必须妖魔化我们赵家,炮制出什么赵家威胁论!但是,这只是一个论调而已,需要实际的东西去支持,因此,李家需要做点手脚,让我们上钩。你想我们去打王家不是中了李家他们的圈套,给李家口实啦!”

 

“可是,我们赵家的人在外面受了气难道就只有忍着吗?”一个工人不服气道。

 

阿Q轻轻一笑,“我们赵家讲究以德服人,才不像李家那样锋芒毕露。你注意到没有?咱们没有动手,但是其他家族的人却无比紧张,天天聒噪。这说明啥?说明他们怕了!我们赵家的家丁引而不发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威慑!”阿Q顿了顿:“我听宣管家说,上个月几大家族开会,说到鱼塘的归属问题,结果没几个人愿意站在王家这一边。王家没有那么大气度搞什么鱼塘共同开发,但我们可以!如果其他家族帮助王家,那岂不是断了自己的财路,就凭这一点谁也不和他站在一起。古话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就叫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从侧面看出我们赵家的外交高!实在是高啊!”

 

但这还是说服不了大家:“咱们这么大方,别人一有异议就可以跟着吃,可是怎么跟咱们作对的家族越来越多呢?”

 

被培训过的阿Q素养虽然高了不少不生气了,但也没词了,只有抛出杀手锏:“你们不要在外面说哦,我听管家说,要打仗了!!!!”

 

“什么?!什么时候?”

 

“具体啥子时候不晓得……但是反正快了。这些天,家丁头都在到处视察。而且我在后院的地窖里都看到了我们赵家院最新的第四代战车!双座,双马拉,单垂尾、鸭式五官布局、推力目测不小于四百马力。油漆颜色色证明隐身能力优秀……咱们赵家有这么先进的武器说明距离崛起不远了!!”

 

“终于要动手了!”大伙儿激动地一跃而起,“我就知道!赵家会动手的!!万岁!!”

 

这天,阿Q的口水都说干了,但其辛劳终于有了回报。

 

 

6. 彩礼的难题


阿Q进县城,被一个回回摸走了两吊钱,阿Q发现的及时,跟回回扭打在一起。两人去了官府后,回回被县太爷放了回去,阿Q则因为破坏民族团结吃了四十大板。阿Q实在想不通,一瘸一拐的回到未庄找赵太爷诉苦。不料,赵太爷又给了他一耳光:“妈的,谁叫你乱跑?尽给赵家添麻烦!”

 

赵家一远房亲戚做鞭炮生意,为了图方便,平时就将鞭炮堆在工人们的房子旁边。没想到一天晚上,鞭炮突然火暴炸,炸塌了不少房子,也炸死炸伤几个工人。李家一位摄影师来到现场,正在现场拍照,阿Q见了,冲上去夺过照相机就给了那人两个耳刮子:你这个李家狗!拍什么拍!这里不许拍!

 

阿Q在赵家院雇工圈子里名气越来越大,他也神气了不少:“你们看,只有跟着赵家混,才能飞黄腾达。看你们敢瞧不起俺。”

 

这天,宣管家叫上阿Q:“阿Q啊,最近干得不错啊。”拍了拍阿Q的肩膀。

 

阿Q脸上堆满笑容:“这是您指导有方啊……小的只是尽了绵薄之力。”

 

“那个伙房的吴妈,是我的干女儿,我见你时不时在瞅她……”

 

阿Q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让大爷您见笑了……不过小的怕高攀不上……”

 

“彩礼5贯钱,交了就给你们办事。”宣管家准备离开。

 

阿Q的心凉了半截,不过想想实在不行就找其他人借,怎么都要凑够这5贯钱。又想想这个月还没缴伙食费,连忙跟上宣管家:“大爷的厚意小的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

 

“怎么,嫌吴妈不好?”

 

“不是,”阿Q连忙解释道:“大爷,小的最近手里比较紧……这两个月的伙食费能不能……通融下……”

 

“不行,这是规矩,规矩不能破。该什么时候交什么时候交!”宣管家一下脸色就变了。

 

“这啥破规矩啊……”阿Q一急,脱口而出。

 

宣管家指着阿Q的鼻子:“你敢说赵家规矩不好?!你这个院奸!!”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