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吕良彪:万科保卫战?!(附:你也配姓赵?!)

吕良彪:万科保卫战?!(附:你也配姓赵?!)

吕良彪:万科保卫战?!(附:你也配姓赵?!)



此刻:深圳,夜色苍茫;北京,雾霾深沉。

宝能的作派,总让我想起前些年的“政泉系”。——郭文贵们现在可好?

没有牛逼大股东的公司,总感觉象是村里被各种光棍无赖们觊觎的小寡妇似的。

赢家通吃固然人人都想要,但往往理性的妥协是均衡博弈各方利益的最佳选择。——当下这世道,正常人谁敢那么张狂。

鲁迅先生这文字,写透了中国社会、中国人性。在一个头上生了疮便连光和亮都说不得的时代,他的消失恐怕是注定的了。

——题记




一、万科董事长与大股东之争,其实质为万科“公司控制权”之争。


二、现代公众公司治理,尤其要防范两种倾向:一是“一股独大”以致中小股东缺乏保障;一是“内部人控制”导致事实上架空股东及股东会。多年来,王石似乎代表着某种“理性而有德性的”职业经理人替股东会当着家;而宝能系则更多代表资本与股东的意志——无论从道德上如何褒贬。


三、现代公司治理,股东会要能代表股东利益;股东会要能HOLD住董事会;董事会要能HOLD住高管层。——万科控制权之争,当尊重公司权利人意愿,当尊重市场规则,当平衡大股东、中小股东、管理层、监管层、公众之利益。


四、公司控制权之争,归根到底是各方道德资源(过往业绩、现行措施、发展思路等)、资本资源(包括但不限于自有资本、其他股东相助、“白衣骑士”出手、“神秘圈子”互助等)人力资源(内部团队、外部援手)乃至政治资源等各种力量的综合博弈。有时,甚至不排除意外事件的影响。


五、“口水仗”常常是商战的第一场战役,其目的有三:一是攻击对方与提升自我道德与公信力资源;二是迫使对方在舆论泡沫的压力之下犯错;三是挑动民粹与权力的盲动打击对手。


吕良彪:万科保卫战?!(附:你也配姓赵?!)


六、从“达娃之争”、“国美内战”、“支付宝纠纷”、“雷士照明内乱”、“外滩地王之争”,直到此番“万科保卫战”,公司创始人、管理层、主要投资人等各方多元的利益,得到越来越均衡的保护,无人可以过于“任性”。


七、此番王石的“万科保卫战”,“毒丸”计划似难以通过股东会,而“焦土战略”与其素来所秉承关爱万科之宗旨相违断断不可使用。争取分散的众多中小股东支持,也是其高调“宣战”的目标所在。但仅凭道德指责与先前业绩,恐怕尚不具备足够说服力。而郁亮们的沉默不语,又使管理层整体的何去何从增加了许多不可知因素。


八、“口水战”后,不可避免地会有“资本战”、“法律战”乃至各自的“买办战”甚至“政治战”(或挟持“民意”、或动用官家力量)。但最终,理性的妥协将是均衡各方利益的必然选择。资本的力量不容抹杀,团队的整体力量不会被抛弃,万科也必然改变当下由管理层“替股东当家”、主要依靠理性与自律控制的局面。


九、一味自居于道德高地而缺乏应有的资本、团队以及“神秘力量”支持,王石以一人之力断断无力抗衡。——但,如此多年积累的“圈子”,以及江湖的神秘传言,王石应该不会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来势汹汹的宝能系,也注定是“有备而来”。


十、万科保卫战,注定是一场充满想像与神秘的博弈,同时也必然是一场相对在规则与阳光约束之下的博弈。


吕良彪:万科保卫战?!(附:你也配姓赵?!)


作者注:本书依据媒体公开材料而非笔者作为律师所接触到的材料记载了达娃之争、支付宝纠纷、国美内战、外滩地王之争、李嘉诚公司声誉危机等知名商战,若再版似可加入王石的“万科保卫战”。



吕良彪:万科保卫战?!(附:你也配姓赵?!)

附:


你也配姓赵?!


【按:阴谋论在中国有天然的市场,中国的教科书中便充斥着中国苦难历史都是美帝小日本封建地主右派坏蛋反动派的阴谋。于是,所谓“赵家人”的传说便“应运而生”。何谓“赵家人”?为何那么些人要争着姓赵?】

简而言之:“赵家人”是既得利益者,实际掌权者的意思,“精赵”,即精神赵家人,自认为能在执政集团的强势下能沾光的人。尤其用于嘲讽那些兴奋于军力强盛,望着国旗顶风流泪那种人。

自从“自干五”连带着“五毛”在官方语境影响下,从贬义成为中性乃至褒义后,“你也配姓赵?”是一个语言上的反击。

《阿Q正传》

我并不知道阿Q姓什么。

有一回,他似乎是姓赵,但第二日便模糊了。

那是赵太爷的儿子进了秀才的时候,锣声镗镗的报到村里来,阿Q正喝了两碗黄酒,便手舞足蹈的说,这于他也很光采,因为他和赵太爷原来是本家,细细的排起来他还比秀才长三辈呢。其时几个旁听人倒也肃然的有些起敬了。那知道第二天,地保便叫阿Q到赵太爷家里去;太爷一见,满脸溅朱,喝道:

“阿Q,你这浑小子!你说我是你的本家么?”

阿Q不开口。

赵太爷愈看愈生气了,抢进几步说:

“你敢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你姓赵么?”

阿Q不开口,想往后退了;赵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

“你怎么会姓赵!——你那里配姓赵!”

阿Q并没有抗辩他确凿姓赵,只用手摸着左颊,和地保退出去了;外面又被地保训斥了一番,谢了地保二百文酒钱。知道的人都说阿Q太荒唐,自己去招打;他大约未必姓赵,即使真姓赵,有赵太爷在这里,也不该如此胡说的。此后便再没有人提起他的氏族来,所以我终于不知道阿Q究竟什么姓。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