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吕良彪:“徐明式死亡”、“郭广昌式失联”与“马云魔咒”、“李嘉诚恐惧”

吕良彪:“徐明式死亡”、“郭广昌式失联”与“马云魔咒”、“李嘉诚恐惧”



吕良彪:“徐明式死亡”、“郭广昌式失联”与“马云魔咒”、“李嘉诚恐惧”


或许薄公子眼里徐明不过一条狗。可薄公子自己呢?

没有民主法治约束权力,我们无不行进在通往监狱的道路上;

没有民主法治保障权利,任何财富的“神马”都不过是浮云。


12月9日凌晨,才女姜丰疑似为曾经的友人徐明发了一篇祭文:“生离始,死别终,苍天弄人犹不悔,明月清风自相随。伤叠伤,痛加痛,我心片片化蝶去,唯愿君享九霄乐。”——何时商人乃至百姓能够有安全、有尊严,中国就进入正常社会了吧。


——题记

吕良彪:“徐明式死亡”、“郭广昌式失联”与“马云魔咒”、“李嘉诚恐惧”


一、马云魔咒:没有民主法治有效地约束权力“任性”,任何财富的“神马”都不过是“浮云”!


2010年中国企业家领袖年会。最后,马云演讲。

马云感慨支付所带给他的成功与荣耀,然后表态:如果政府想要,支付宝我随时可以交给它(政府)!——台底下一片讪笑:怎么可能?!大嘴说大话了吧!


停顿片刻,马云接着说:如果政府想要,我能不给么?!——台下一片寂静,随即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人们为英雄喝彩;人们为智者喝彩;人们为成功的英雄兼智者喝彩;人们更为讲真话的英雄与智者喝彩!——只要公共权力不受有效制约地“任性”着,便随时可以“逼良为娼”,再“定点扫黄”。——当今世界,谁敢说自己有足够的安全可言?!*

吕良彪:“徐明式死亡”、“郭广昌式失联”与“马云魔咒”、“李嘉诚恐惧”


二、“李嘉诚恐惧”——你懂的~~


上午来找我的客户是某国家机关正局级干部的家属——领导被“双规”了。他们担心在当前“反腐”风暴之下,即使是曾经的“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面对“组织”也无法不受冤枉。——“有特权、无人权”,相当规模惴惴不安、懈怠无为,是当下中国权贵生存状态的真实写照。


前不久我回老家,有朋友特别担心所以找到我。他对我说:良彪,我来省城时非常贫困,经过这二十几年打拼,现在也有了几千万的身家。可,如果政府要我说我的家产是如何挣来的,我怎么说得清呢?如果政府要把我财产没收还要抓我坐牢,我该怎么办呀?而在某知名官员的反腐惩治中,某知名企业被某地检察机关找去,被告知他们企业涉嫌向该官员行贿,被要求通过关联企业向检察机关支付五千余万便没事了,企业家始终为此惴惴不安。——正如知名企业家家王石曾经说过的那句无比伤感的话:其实,我们都行进在通往监狱的道路上。


刚刚有位知名记者对我说:我知道您,您曾代理了李嘉诚先生公司起诉某知名媒体并胜诉。我对他说:你知道那媒体的代理律师吗?我有一个师弟叫斯伟江,那个“大块头律师”是斯伟江的“小弟”,我曾经的兄弟。——他也被因“寻滋”等几宗罪名被抓了,主要“罪行”据说是发了三十几条“不该发”的微博!


而前番“占中”事件后,超人将长江实业、和记黄埔注册地由香港外迁引发各界关注与热议,部分大陆媒体随即开始对李先生进行“剥皮”式揭露。——似乎,这种“恐惧”与威胁似已从大陆泛滥至香港。


某种意义上,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上有西太后、下有义和团”。“权力暴虐无度、民粹暴戾极端”,使中国长期处于“亚文革”状态而不自知。中国民众的暴戾自古不绝:从所谓“仇官”、“仇富”,到“人肉馒头”、“天平天国”都是这种国民劣根性的突出表现。而“义和团”、“文化大革命”则是当权者期望利用国民的暴戾对抗外敌欺凌或权力暴虐,期待二者“以毒攻毒”引发的悲剧。尤其令人不安的是,当下社会因为社会不公、权力掠夺、两极分化等诸多社会矛盾,相当部分民众记不清“文革”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浩劫,近来无论权力还是民众,基于不同需要都对文革产生莫种莫名的怀念——不是“老人变坏了”,也不是“坏人变老了”,而是产生“坏人”的社会土壤一直就在那里。当今社会已进入某种“全民互害”模式,除却权力暴虐与民粹暴戾,诸如水体污染、雾霾频发、空气恶劣的环境毒化,谁又能活得安全?!


吕良彪:“徐明式死亡”、“郭广昌式失联”与“马云魔咒”、“李嘉诚恐惧”

三、没有民主法治,我们每个人的自由与财富都毫无安全可言


1、法治规制权力。

吴敬链、茅于轼等经济学大家研究经济问题到最后,发现经济最核心的还是法治问题:“看得见的手”沦为“闲不住的手”、“管不住的手”、“瞎折腾的手”,是当下中国经济乱相丛生的根本原因之一。如何规制权力莫太“任性“,是社会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


2、法治保障人权。

王石、冯仑、王功权、任志强等企业家们都深切感受到:无论企业家还是每一个公民,甚至包括官员乃至相当级别官员的安全,说到底都需要法治的保障。当权力不受约束时,每个人的自由与财富都可能被随意剥夺,而官员、权贵的所谓“辉煌”亦终不过是“有特权、无人权”。“严苛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成为“企业家原罪”和社会性恐怖的根本原因。——“先逼良为娼,再定点扫黄”可谓这种状态生动、深刻写照。没有民主法治约束权力,我们都前行在奔往监狱的道路上(王石语)。而刘汉、徐明们的“与权贵共舞”,最终亦自食恶果搭上了性命。或许,接下来不知还会有多少权贵的“走狗”与“白手套”们“现形”——还是那句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3、法治保护产权。

马云不过持有阿里约9%的股权即已成为中国首富;马云更核心的财富和能量是持有支付宝约80%股权,支付宝一旦上市马云的财富将远超其他富豪!——问题在于,“富可敌国”在中国大陆,基本上属于“作死”的架势。个人财富过多,权力不能容忍,民粹不能容忍。马云的荣耀与危险,构成中国式悲哀?刘汉与徐明的生命,成为权贵游戏的牺牲品?而郭广昌们的失踪,又将引发何种商场与官场的“腥风血雨”?没有民主法治保障权利,任何财富的神马都不过是浮云(笔者语)。——推动民主法治进程,是我们每一个人对于这个民族的历史责任。


吕良彪:“徐明式死亡”、“郭广昌式失联”与“马云魔咒”、“李嘉诚恐惧”

朗朗乾坤,政治清明


*阿呆注:此后不久,因马云未经阿里巴巴董事局局面正式授权,即将支付宝股权由阿里巴巴转至其个人控股的杭州阿里巴巴,爆发所谓支付宝股权之争。马云此等表态,似有为日后博弈造势之意。


吕良彪:“徐明式死亡”、“郭广昌式失联”与“马云魔咒”、“李嘉诚恐惧”

0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