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吕良彪:南昌向何处去?——追忆那激情燃烧的江西岁月

吕良彪:南昌向何处去?——追忆那激情燃烧的江西岁月

吕良彪:南昌向何处去?——追忆那激情燃烧的江西岁月

【2001年12月4日在“南昌市经济

会发展战略研讨会”上的即兴演讲】




【阿呆按:江西之殇?】


2001年起孟建柱同志、吴新雄同志分别主政江西与南昌的那段日子,应该是江西历史上难得的思想解放与社会发展的黄金时代,是许多江西人心中的激情燃烧岁月——所以,虽然原则上拒绝媒体采访,但在今天家乡媒体问到关于2001年底参加海鸟杯江西省公务员说法电视大赛并获一等奖时,还是情不自禁地回顾起那段如火如荼的岁月,回忆起比赛当日下午在南昌市经济发展战略研讨会”上的这个即兴演讲。发言中以找市委书记打官司索赔的方式挑起现场热点,分析了南昌乃至江西发展的贫血症自卑综合症,提出了南昌乃至江西的发展需要解放思想、需要政府摆正位置、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地方政府干预经济所应当采取的措施及其边界。


孟建柱同志离开后,长期工作在“经济落后的老区斗争经验丰富而建设能力落后的苏荣调任江西省委书记,吴新雄先生被日益边缘化直至黯然离开江西出任“电监会主席”这一虚职(所幸日后出任有实权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苏荣时代,似乎江西的发展与建设更多地体现在文件中与讲话里,斗争传统”则实实在在地贯穿于江西的政治生态中,不能不说是令人扼腕叹息的江西之殇”?


十四年过去,江西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应当更有信心面对自己可能存在的不足,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声称中国牛人祖上都是江西的江西今天很受伤之类自欺欺人。——江西的发展,需要进一步的思想解放,需要进一步的开放包容,需要政府科学到位而不越位,做好自己的公共服务,同时手不要伸得太长管得太多。而政府定位问题,往往是一个地区社会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问题。


应该说,十几年前的这个即兴演讲不可避免地具有当时的局限性、不可避免地具有着某种机关腔”、马屁味。陆大学士批评我莫要对孟、吴有着某种英雄式的崇拜。他提示得确实有理:正常社会不需要英雄。而薄熙来式的英雄们给这个社会带来的灾难,也确实需要反思。——我只是由衷地希望,江西的当政者们能够真正以民为本,能够真正热爱这片土地,能够有足够的智慧与能量带领家乡人民实现江西早已有之、本该有之的富庶与文明。



吕良彪:南昌向何处去?——追忆那激情燃烧的江西岁月



【南昌要走和谐多赢的发展道路】

发言之前我要向吴书记、李市长及南昌市各位领导作一个深刻检讨。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我们已经跨入了伟大的二十一世纪,这个世纪最鲜明的特征便是其激烈的竞争性,用新雄书记的话来概括就是:国内竞争国际化、全面竞争立体化、规模竞争垄断化、无情竞争两极化我们的历史责任就是要在这种激烈竞争的态势中提升南昌应有的历史地位与城市品味。——这种激烈竞争的态势也充分体现在我们今天的研讨会中了嘛!(众人笑,因为此前吕律师在抓住最后一个发言机会准备发言时,某省直机关负责人以其晚上要接待上级机关领导无法继续参加研讨为由要求先行发言,吕律师当即大度地表示虽然发言机会难得,但既然有如此“重要而充分”的理由,情愿将此机会让出。主持会议的市委副书记当即称让吕律师发言后再结束会议。——阿呆注)我所要检讨的是作为南昌市自己培养的干部,在这场激烈竞争中败下阵来了呢。——不过,只要我的“失败”有利于开好今天的研讨会、有利于更好地听取专家学者的意见、有利于南昌的发展,就是虽败犹荣,更准确地说是一种双赢。南昌的发展就是要走一种双赢乃至多赢的发展道路。(掌声)


【南昌的发展需要凝聚民心】


南昌发展是民心所向。我很高兴今天总算“逮”着了新雄书记,我正到处找新雄书记打官司向他索赔呢!为什么呢?话说2001年的5月,有位叫做吴新雄的同志不远千里,从美丽富饶的无锡来到革命老区江西。新雄同志到江西以后做了些什么呢?他开了一个会,叫“千人经济工作会”。他在会上做了一个报告,报告中描绘了南昌美好的前景,四个字:五彩缤纷。——那个时候我正在厨房里做饭,无意中走进客厅听到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雄书记的报告,我一听就舍不得离开。等听完新雄书记报告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再回到厨房一看,坏了,煤气灶上水壶里的水烧干了,水壶也被烧通了底。——吴书记,您可得赔偿我,不许赖呢。(笑声、掌声,吴新雄同志笑着连连点头说赔,一定赔。)


吕律师一改轻松严肃地说:

一个水壶被烧通了底值不了几个钱。但,透过这只被烧通了底的壶,我们看到了南昌人民对新一届市委、市政府的信任与期待,看到了南昌人民对振兴南昌的渴望与激情,看到了南昌人民那种人心思进、人心思上的宝贵士气。这是为政者最大的机遇与财富。我们一定要抓住这宝贵的时机,珍惜这种民心和士气,尽快开创南昌发展新纪元,千万千万不能冷了老百姓的心。(掌声)


【南昌要走可持续综合协调的发展道路】


南昌要注重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前面专家谈到的都是经济问题。的确,经济是社会发展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但绝不等于社会发展的全部。我坚决反对所谓“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之类的说法——毕竟,人不是纯经济的动物。经济与社会的协调可持续发展,实现社会的全面进步才应该我们追求的目标,我们在确定南昌市经济发展战略时必须首先摒弃以经济指标为最高标准甚至是唯一标准的价值取向,理应追求一种全面的进步与发展。在此,我想先对前面有关专家关于南昌乃至江西发展战略的一些意见进行响应:建德教授(江西省人民政府参事、教授、知名经济学家李建德)提出江西的落后在于三产的落后,江西的发展之路在于大力发展三产。我以为发展三产是江西发展的重要途径,但江西的发展之路还是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实现产业化,走向现代化,在此基础上充分发展第三产业。(此种发展思路为省委省政府制定我省发展纲要时所肯定)。

今天,我想和南昌的各位父母官和各位专家学者探讨三个问题:南昌怎么了?南昌怎么办?南昌向何处去?


【南昌怎么了?】


南昌要发展,就必须直面我们的差距与“劣根性”,找准问题症结所在;南昌要发展,既要治标,更要治本。某种意义上,当前以“吃饭财政”为特色的南昌现在就像是一个严重贫血的病人,无论在生理还是心理上都不够健康。


生理上的“贫血”症状有四:(注:江西发展,经济是底气。要善于发挥后发优势,尊重科学,遵守规则,坚持诚信。)
其一,造血功能不强,表现为企业效益不佳,农业结构不合理,人民群众收入普遍偏低:刚才吴书记所列举我们与周边城市及发达地区的差距就很能说明问题;
其二,缺乏新鲜血液的输入,表现为从省外、境外引进资金、技术、管理经验和学习先进思想的不足:江西、安徽两省引进资金额居然赶不上昆山一个县级市;
其三,血液流通不畅,表现为市场开拓不足和“三产”发展的落后以及地方保护主义、部门保护主义的横行;
其四,吸血虫和寄生虫的存在,表现为国家机关里的腐败者与生意场及社会上的所谓“罗汉”们。

心理上的“贫血”则突出地表现为自信心与凝聚力的缺乏,其病根在于因“身体”不佳和与周边省市相比而产生出一种“自卑综合症”,具体病症大致可用几个极富南昌神韵的词汇来表达:(注:江西发展最大的障碍在于心理上的自卑综合症。将所谓几代领导人的祖籍均考证为江西,将江西“很受伤”的原因归咎于他人,气量小容不得人才、做不成事业,这是最为重要的心理因素。江西人需要实实在在、平淡从容的自信。)
一曰“不作兴”心态。时常听得南昌人讲“那算什么或是他算老几,我才‘不作兴’”,往往后面还要加上一声“哼”以加重其轻蔑之意。为什么要“不作兴”呢?无外乎失却了往日的信心,理所当然却又极不心甘地认为确实不如别人,万般无奈之下便祭起“不作兴”的法宝自欺欺人;或是以为就算“世无英雄”,“亦不可使竖子成名”呀,于是又“不作兴”。“不作兴”还有很多冠冕堂皇的变种,诸如“南昌从前可是很先进的”、“不是我们的支持他们,他们能有今天吗”之类均属此类,很值得我们警惕。


二曰“德国”心态。“德国”,南昌话打麻将的意思。相当一段时期以来,南昌麻将风之盛恐怕在全国各大城市罕见:方城之中,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只是沉湎于“德国”,又何尝不是无聊与无奈之中逃避现实的心态的一种体现呢?又据说美国人喜欢桥牌,虽不知对方手中牌如何,也要自觉与对方合作。日本人喜欢围棋,深谙不可因小失大之理。而麻将的规矩则是盯着对家、跟着上家、望着下家,最好是我“和”,我不“和”最好谁也别“和”。显然,这种“德国”心态不是做事业的态度。


三曰“操角”心态。南昌人是很“作兴”“操角”的,不知是否受权力本位的影响,总认为虽然“操角”可能不是万能的,但凡事不操角却是万万不能的。于是权力恶性膨胀,于是“操角”掮客演出一幕幕的丑剧,于是许多事情被人为的复杂化,于是我们的事业走入了恶性循环的“马太效应”。

四曰“唆泡”与“捏万”心态。“唆泡”是神来之举,既可自我陶醉、又能欺上瞒下,还可产生“经济效益”呢。百姓的吹牛危害再大也大不到哪去,而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把戏却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于是我们的许多东西都如可怜的猪肉般被注进了水,于是我们对“捏万”之举司空见惯,于是我们丧失了信誉,于是在北方某地的商品交易会上便有了“拒绝南昌骗子”之类的横幅。


【南昌怎么办??】


国歌中唱道: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南昌也应以此自警、自省。南昌要再来一次“八一起义”,要向束缚我们发展的东西鸣枪、开战!


第一枪,要解放思想,转变作风。市委吴书记来南昌第一天去的便是我们的江铃和江纸,并倡导我们要树立企业家最光荣的观念;在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吴书记破天荒地“亮丑”,明明白白地公开我们和先进地区的差距。——这就是解放思想,就是从官本位向以人为本――能力本位、向贡献(价值)本位的飞跃,就是实事求是的体现。这种思想的解放和观念的转变具体落实到我们的工作中,首先便是求真务实工作作风的真正确立,用李市长的话来说就是:“硬件不行软件补;软件不行感情补”。江西最大的问题,就是思想观念的落后,干部素质的落后,企业家精神的缺乏。我们要努力使法治成为我们的信仰,使诚信成为我们的本能。 

第二枪,要注重法律法规在南昌的具体实施并根据南昌的实际情况,加快地方立法步伐,大力推进依法治市进程,使我市各项工作都有符合我市实际的制度可依,既规范权力的运行,又使开拓者大胆依法去做。根据情况采取对策对症下药自是有关部门的职责所在,吴书记在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也指明子方向,而法治则是确保权力公正高效运行的根本所在。


在担任市政府法制局立法顾问的三年中,我深深体会到我们的社会发展与城市建设始终面临公正与效率这样两种相互冲突的价值取向。以六月份《市绿化管理条例》立法论证为例:从公正的角度出发,要求政府充分尊重被管理者的权利,必须约束自己的行为;而从效率出发,要加大城市绿化的发展就必须适度加强政府的集权。国家法律法规都要求开发商在开发时要建立配套的绿地,而开发商总是本能地希望不建、少建或以更小的代价在异地建,我们要有效地制约这种现象却又不得不在是否收取其一部分费用用于绿地建设上犹豫。应该说这种犹豫是有关部门同志法治观念强的体现。而上海就是一直收取相应绿地建设保证金,效果非常好,也没有引发过什么大的矛盾。为什么他们胆子那么大?因为上海为加快城市绿化在其相关地方立法中明文规定可以收,并对资金管理和运用的全过程制定规则。现阶段在我们发展的道路中必须时时注重“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之原则——但最终,社会公平发展,是根本与核心(阿呆修正)。


这个问题说到底,是政府如何服务经济发展的原则性问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脱胎于所谓的计划经济,我更愿意将其界定为权力主导经济。政府公共权力在国民经济生活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一是针对市场经济的唯利性,投资民间资本所不愿、所不能的基础建设领域,提供作为硬件的公共设施的公共产品服务;

二是针对民间资本的固有的局限性,进行理性国家投资,掌握国民经济和国家安全领域的主导权;

三是针对市场行为的盲目性,加强宏观调控。

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政府,还承担着招商引资、做大蛋糕的任务。在此过程中,如何依据法治的原则、市场的规则做事,是欠发达地区的政府尤其需要注意的问题。因为欠发展地区的行政权力恣意性往往较之发达地区要大得多。


第三枪,要重建南昌的地域文化,增强南昌的自信心和凝聚力。文化是一种自信心、一种凝聚力、一种影响力、一种竞争力,地域文化是一个地方传统积淀的产物,是一个地方精神家园所在。


一是重视以绳金塔等为代表的民间民俗文化,加强对南昌历史的研究,强化南昌市民对于南昌的一种归属感和凝聚力。
二是坚持走高雅艺术和群众艺术相结合的文化推广普及之路,倡导广场文化、小区文化,提高南昌的文化品味和精神底蕴。
三是强化以八一为特色的革命历史传统文化的整合,增强南昌人民的自信心与自豪感,使优良革命传统在新时期得以发扬光大。


此外,南昌的发展还必须更多些理性,要建立一种机制经常性地听取专家的意见和建议。同时,通过诸如在南昌日报上开办专栏等形式,多倾听百姓声音,充分调动广大市民的热情。


【南昌向何处去???】


“我有一个梦!”——我梦想南昌这座八一军旗升起的英雄城市,能够象党旗升起的上海、国旗升起的北京那样辉煌!我梦想我们的家园能够和南方的深圳、北方的大连同等美丽!我梦想我们的发展不再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而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境界!省委、市委领导一来便发动了深刻的思想解放运动,让我们江西、我们南昌充满自信与谦虚地走出去,给我们引进了资金引进了技术引进了思想更引进了希望。我坚信:新的世纪、新的精神、新的挑战、新的机遇、新的奋斗,我们必将迎来崭新的辉煌!


吕良彪:南昌向何处去?——追忆那激情燃烧的江西岁月


【另,本文被收入阿呆讲演录《我反对!:宪政维度下律师的价值》(法律出版社2007年7月版)。】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