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良彪 > 吕良彪:律师的自我修行与专业化道路——夜读南怀瑾先生有感

吕良彪:律师的自我修行与专业化道路——夜读南怀瑾先生有感

吕良彪:律师的自我修行与专业化道路——夜读南怀瑾先生有感

你学佛学得满嘴佛话,满脸佛气,那就是众生颠倒。本来好好一个人,又油漆上这么多东西。

——南怀瑾

吕良彪:律师的自我修行与专业化道路——夜读南怀瑾先生有感


曾经读到南怀瑾先生《维摩诘和花雨满天》里的一段文字,标题是《不要把自己搞得一身佛气》,甚是受用。摘录如下:


就像我说许多学佛的人,一脸佛相,满口佛话。有同学讲电话,跟对方说要“供养”什么东西,我在一旁听了就骂,讲什么“供养”,讲把东西给了人就是了嘛,偏要用“供养”,为什么满口佛话。学佛久了以后,讲起话来就用另外一套术语,这就是学佛不通。

大乘菩萨学通了的,嘴里没有这些术语。什么“般若”、“供养”、“布施”、“因缘”都是术语,你跟不懂的人就不能用这套,要用普通的话来讲。很多朋友对我说,来这里跟你聊聊很好玩,可是你那些学生不正常。我说,对!这些学生不正常,满口佛话,一身佛气,非要作个庄严的样子出来不可,多讨厌!所以社会常看我们这一群人是疯子。

学了佛法容易被法困住的,任何一行干久了就有职业病。像我当老师当久了,就爱骂人了,看人都不对劲。我一出去到外面就随和得很,像前一次,人家一定要请我吃饭,还请了教育部的次长作陪。吃完了饭,这位次长对我说,“老师啊!我学了个东西,你终席没有喝过一杯酒,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没有说过一句话。”

人家敬酒我也要举杯作个样子,每一道菜我也沾一点就放下了,人家说什么我就说“好,好,是啊,是呀,谢谢”。我决不会像你们一样,摆个道貌岸然的死相,犯职业病。人家恭维我世界闻名,我就说没这回事。说我学问好,我就说我是跑江湖的。说我懂禅,我就说“我只懂馋,来来来,快吃,快吃”。

我一再说,学佛是学解脱,学道是学逍遥,结果很多学佛的人既不解脱又不逍遥。维摩居士告诉我们要解脱要逍遥,怕你被法困住了,所以他跟着说,“此法想者,亦是颠倒,颠倒者,即是大患,我应离之”,你学佛学得满嘴佛话,满脸佛气,那就是众生颠倒。本来好好一个人,又油漆上这么多东西。

人生已经被很多绳子捆起来了,结果想解脱这些绳子,又到解脱绳店里买了些绳子,菠菜(般若)啊,金菇(真如)啊,再往自己身上捆。所以说:法想也不对,法想也是颠倒。一念颠倒就是大毛病,还是要丢离。

像有些年轻人一来就要行跪拜礼,你有恭敬心一进门就看出来了,打个招呼就好了嘛!不须要来这个,害我还得跪着还礼。你规规矩矩学佛,好过跟我磕头。你成了佛我还来拜你。我一辈子不受人跪拜,因为我受八关斋戒,不坐高广大床,这都是沙弥戒、比丘戒的基本,不坐上位。我讲经白衣升座已是不应该了,所以我一定摆个佛像在前面。你们是拜佛不是拜我,这样一来有人来磕头我也不在乎了。

《维摩诘经》没有一点形式主义的味道,真正大乘道不用装起那个学道的样子,有的人一脸佛相,满口佛话,一身佛气,进了房间把空气都染污了,我最怕这种人。当然不只佛教徒如此,我看到这样的基督徒同样害怕。

有一次有辆基督教的宣传车开到我家门口,讲了两个钟头还不停,我已经忍辱波罗蜜吃了好几个了,只好写张条子递出去,上面说:上帝曰不要骚扰别人的安宁。他看了只好把车开走了。人家问我递了什么条子,我说是道教张天师画的符,只有他懂我懂。所以,不要搞这么多形式,反而引人反感。

吕良彪:律师的自我修行与专业化道路——夜读南怀瑾先生有感


南老说的是学佛,讲的是人生,道的是生命的率性与本真。要达到这样的境界,自然是不能超越过程的:对于寻常学佛之人而言,往往也自然少不了从对佛的无知到亲近佛、了解佛、学习佛乃至于“佛言佛语”、“佛声佛气”,进而回归生命的自然,使佛缘、佛性自然融入自己生活乃至生命的一个过程。应该说,佛家之“戒定慧”确有其独到法门:有所持戒方生定力,有所定力方生智慧——慧心、慧眼、慧言、慧行。而在我看来:所谓佛缘、佛性,无非日常生活里的“向善之心、守善之德、护善之能”,既有所坚守,亦顺乎天性;既不排斥必要的仪式与戒率,也不拘泥于形式意义上的礼佛、修行。


其实,律师的成长又何尝不是如此:

一是职业心态的成长:当一个人混得还不象个东西的时候,一定要很拿自己当个东西,保持平静与尊严;当一个人混得象那么个东西的时候则一定要放下,不必太拿自己当个东西,学会真实与淡定。


二是专业状态的成长:

第一阶段是要学会“装”,会讲“法言法语”,会“装腔作势、貌似专业”;

第二阶段是学会“不装”,学会去除浮华,直指人心;

第三阶段是自如把握“装与不装”,讲专业时要能让博士折服,让通俗时能与街头大妈自如交流。


律师理应学习各种交流的话语体系:例如在给党政机关作报告时,一般原则上可以运用法学、经济学、社会学的基本原理解读中共中央文件,既有专业性、通俗性又符合“政治正当性”;跟企业、企业家交流则多用法学、经济学、管理学原理解读如何利用法律规则搭建商业模式帮助企业安全而可持续地赚钱,如何利用规则和经济的杠杆去实现“小钱赚大钱”式的发展;在去大学跟学者、博士们交流的时候或深入探讨理论与实践中的专业性问题,或在虚心请教过程中各自都能有所收获;在与普通百姓交流时,可以用他们喜闻乐见的故事甚至八卦的方式去讲道理。总而言之,针对不同的对象要有不同的话语体系。对于有些比较矫情的人,不妨在夸他的同时讲一些他想听却不太懂的东西,谦恭地让他只能听明白百分之九十左右,他基于虚荣心不会向你讨教,不能完全听明白又不好意思攻击你不专业。(当然,这不够厚道哈!)——专业可以是一个律师树立形象甚至是自我标榜的标志与旗帜,但不因是攻击他人的武器。所以,但凡一个律师总是自我标榜很专业,总是习惯性攻击他人不专业,或许跟那些一身佛气的人并无两样了。——真正的t修行与引领,当如江平,如茅于轼,如资中筠,用寻常言语讲透复杂问题,用浅显道理启发当事者心智。


律师的专业化有两个方向:

一是“高僧”式的鲜明的专业化,在某一特定领域做精、做专、做强,得到社会高度认可,诸名各业务领域知名律师;

一是“方丈”式的“君子不器”,高端平台搭建、高端人才汇集的方向,如大成、金杜、君合、盈科这样一些规律律所的管理者。


阿呆看来:佛道本相通。如《老子》结尾所言:“天之道,利而不害;君子之道,为而不争”。——这与南老所称的学佛境界何其一致,与律师服务客户的精髓何其一致。


吕良彪:律师的自我修行与专业化道路——夜读南怀瑾先生有感

【2005年11月10日,“大成DENTONS”正式合并成立。新的律师事务所在全球拥有超过7000名律师和1000名专业人士,在全球五大洲50多个国家设有120余年办工机构。这也是大成人在“修行”道路与“弘法”境界上顺乎自然的又一次自我提升。】


0

推荐 0